世界從不在乎你要的公平

生活 hahall

世界從不在乎你要的公平
記住,這個世界,沒有一種痛是單獨為你準備的。

因此,不要認為你是孤獨的疼痛者。也不要認為,自己經历著最疼的疼痛。塵世的屋簷下,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事,就有多少痛,就有多少斷腸人

活著,就是要痛一痛的。有聲有色地活過,其實就是有滋有味地痛過。當然了,有時候,你覺得痛,不是你有多苦,有多委屈,只是覺得自己很可憐,很無助,很孤單。

痛也是怕比較的。了斷痛的一種方式是比較。把自己的痛放到萬千的人群中,比完了,你也就放下了。

我的意思是,在蕓蕓眾生的痛苦裡,你才會發現,自己的這點痛,真的不算甚麼。
世界從不在乎你要的公平
如果生活中,有一個人想把你踩在腳下,不要以為生活錯待了你。

或許,還有十個人想要把你踩在腳下,只是你的強大,讓他們沒有機會伸出腳來。不要抱怨這個世界弱肉強食,你會逐漸發現,它看起來很殘酷,卻十分公正。柔弱,有時候能被憐憫和疼惜,只是因為人類還有著道德和善良。

你可以仰望道德和善良,但不要仰仗它。這個世界,除了自己強大,甚麼都靠不住。

所以,回擊刁難的最好方法,不是把踩來的腳踹回去。

等你強大了,你會發現,所有的腳失了銳氣,沒了殺機,它們只會向強者獻媚和投降。

懦弱是甚麼呢?是羊的綿軟,是鼠的驚怯,是鼬的疑懼,是忍氣吞聲,是苟且偷安,是臨陣脫逃,是浩瀚的詞匯裡,所有最沒出息的詞的結合體。

懦弱的人,身體活著,精神早已遁於塵外,而靈魂,只好在窩囊中坐化

三千裡江山,不畏風狂,不懼雨驟,不怕潮湧,不驚栗於一切寒霜雷電—是的,全無畏懼。僅是因為,這江山的內裡,是血性,是剛強,是堅硬的骨,是不屈的魂。
世界從不在乎你要的公平
這個塵世,所有的尊崇和仰望,所有的風流和威武,所有的敬重和屈從,所有的話語權和決斷權,甚至是所有的阿諛和諂媚,只會指向一個方向:強者。這是不公平之巔的最大的公平,這也是橫掃一切的法則。也就是說,這天下,永遠是強者的天下。

懦夫也可以說話,但只能說給風聽,其實風也不聽,一路長亭更短亭,只是為了把這些話丟得很遠很遠。

人微言輕,無奈,只好卑作風語。

你只是存在,卻從來無足輕重。這是一個懦弱的人,用懦弱為自己在這個世界買下的永恆的位置。
世界從不在乎你要的公平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可以不剛強,但一定不能懦弱。不剛強,人生也不過是平淡。若是懦弱,則屬於一個人的氣概盡失,氣概失則氣象盡,氣象盡,即便百轉千回,沉舟側畔,過盡千帆,也只好一個人喑啞黯淡。

剛強是人生的烈酒,三杯上馬去,會讓一個人橫刀立馬,威風八面,成就英雄的一段傳奇。

懦弱是精神的化骨散,一個人若懦弱了,先是精神萎落了,然後,人格也就徹底淪陷了,最後,成為人見人欺的懦夫。

沒有誰生來就是懦夫的。江山是一座城池一座城池丟的,精神是一段血脈一段血脈淪陷的,人格是一節骨一節骨矮下去的,人生是一寸光陰一寸光陰投降到底的。

是的,再高大的巨人,最後,也會被懦弱,嚙噬成矮子。

懦弱源於內心的虛弱。一個人內心虛弱了,就再難施展開有力的手腳,再難呈現出威武的氣勢,再難樹立起堅硬的風骨,屬於生命所有剛強的部分,屬於人性中所有鋒利的部分,屬於人格中所有崇高的部分,也就煙消雲散了。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若活到最後,能跟這個世界說一句:我,曾有血性地來過!

便是最好。

作者:馬德
轉自微信公眾號: 薦書堂 (ID: talk2015)
如不慎侵權或不希望我站收錄本文,請即聯系我站。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