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中寻找人生的希望

生活 hahall


生活是美好而沉重的。人生,是有苦又有樂,是豐富多彩又艱難曲折的,就像白天與黑夜的互相交替一般。快樂時「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快樂的人連路邊的鳥兒都在為他歌唱,花兒都似專為他開放。痛苦時,落日西風,萬念俱灰,睡夢中也在滴淚。

曾經有兩個囚犯,從獄中望窗外,一個看到的是滿目泥土,一個看到的是萬點星光。面對同樣的遭遇,前者心中悲苦,看到的自然是滿目蒼涼、了無生氣;而後者心往好處想,看到的自然是星光滿天,一片光明。

人生的道路雖然不同,但命運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窗外有土也有星,有快樂也有痛苦,就看我們能不能咬定青山不放松,心往好處想。西方哲學家藍姆•達斯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一個病入膏肓、僅剩數周生命的婦人,整天思考死亡的恐怖,心情壞到了極點。藍姆•達斯去安慰她說:「你是不是可以不要花那麼多時間去想死,而把這些時間用來考慮如何快樂度過剩下的時間呢?」

他剛對婦人說時,婦人顯得十分惱火,但當她看出藍姆•達斯眼中的真誠時,便慢慢地領悟著他話中的誠意。「說得對,我一直都在想著怎麼死,完全忘了該怎麼活了。」她略顯高興地說。

一個星期之後,那婦人還是去世了,她在死前充滿感激地對藍姆•達斯說:「這一個星期,我活得比前一陣子幸福多了。」

「苦樂無二境,迷悟非兩心」,婦人學會了心往好處想,便能離開人世前的仍能感到一絲幸福,快樂地合上雙眼,相信她死後能進入天堂;如果她仍像以前一樣,一味想死,那只能是痛苦地離開人世,死後只能進入地獄。

人總是避苦求樂的,都希望快樂度過每一天,但生活本身就充滿酸甜苦辣,快樂和痛苦本是同根生。當我們快樂時,不妨留一片空間,以接納苦難;當我們痛苦時,不妨想到往昔的快樂。

心往好處想,才能幫我們沖破環境的黑暗,打開光明的出路,才能獲得更多更大的人生樂趣。在困頓、苦難面前,一味哭喪著臉,除了磨掉自己的銳氣外,是不會賺到任何同情的眼淚的。只有顫抖於寒冷中的人,最能感受到太陽的溫暖;也只有從痛苦的環境中擺脫出來,才會深深感覺到這個世界的美好。就像火車過隧道,即使在黑暗中,也要看到前方的光明。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