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臉就是你情緒的積累

生活 hahall


一件很久遠的小事,我一直記憶猶新。

多年前,我和一位阿姨走在路上。一輛電動車從身邊路過,車燈狠狠地從阿姨的胳膊上刮過去。阿姨踉蹌了幾步,我連忙扶住她。那輛電動車劇烈地搖擺了幾下,然後在前面驟然停了下來。

一雙穿著時尚高跟鞋的腳支到了地上。車主扭過頭來,大聲地罵罵咧咧:「沒長眼睛啊。怎麼走路的,淨擋道。」我們明明是在便道最靠裡邊的位置上。更何況,電動車是從身後過來的,當時左右並無其他車輛與之搶道。

我氣不過,準備跟她理論。阿姨拉住我,搖搖頭,低聲說不要跟這樣的人一般見識。

然後,她抬起頭笑著說:「姑娘,對不起啊。」那姑娘居然毫無愧色,厲聲說道:「算你們識相。要不是我沒空,今天非跟你們好好聊聊!」

說完,電動車一溜煙兒地揚長而去。我內心憤懣,覺得阿姨實在有點「包子」。我們明明在理,卻硬要吃這個啞巴虧。況且,就算那姑娘一時情緒不佳,也不應該在別人身上撒氣!

阿姨看著我疑惑的表情,說:「你年紀還小。她並不是甚麼一時心情不好,拿人撒氣。你看她那張不好看的臉,一瞧就不是甚麼內心良善的人。我們何苦要惹這種人,讓自己不開心。」

我更加疑惑。拋開心中的不快,客觀地說,那姑娘其實長得很漂亮,五官很是精致。但是,仔細想想,她雖然漂亮,一說話嘴角斜吊,眉目之間滿是兇狠,想來是長期暴戾所致,確實不那麼好看。

好看不同於漂亮,無關外表的精致與否,是一種讓人很舒服的內心體驗。當然,這是我後來才領悟到的。一個人的臉騙不了人,那是多少昂貴化妝品都掩蓋不住的。

一個人日常的情緒,是先於也深於各種偽裝,最深刻地呈現在臉上的。正所謂,看孟郊「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觀黛玉「一年三百六十日,風霜雨雪嚴相逼」。

對於一個人好看不好看,孩子通常是很敏感的,是天生的評判者。這也是我們成長中對於情緒判斷的第一個懵懂卻準確的階段。

讀書時,我曾帶著一行人去支教。那些夥伴都是第一次和孩子們見面。僅僅是在自我介紹之後,大家的受歡迎程度就有了明顯的區別。

其中一個男同學,並無特別之處,卻倍受孩子們的喜愛,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就連平時不怎麼愛說話的孩子,也變得活潑了好多。而同行的某些素來性情乖戾的俊男靚女,雖能歌善舞,卻依然備受冷落。

我心生好奇,私底下問幾個孩子,為甚麼他們特別喜歡那個男同學。幾個孩子歪著頭,想了一會,居然回答我,因為他長得很好看。我驚訝於孩子們用詞之謹慎。

那位男同學長相普通,和帥氣並無瓜葛,但性情確實很好,在同學中人緣也很好。他無論遇到甚麼事情,總是很開通豁達的樣子。所以,吸引孩子們的,正是他長久積澱下來的「氣場」

孩子們的判斷標準,都是身邊一張張單純好看的臉。這些稚嫩的臉,不曾有長久不良情緒的積累,都一如白紙般純淨美好。所以,他們總是能一眼從大人堆裡找出那個和自己一樣「好看」的同類人。

如果用心觀察,你會發現,很多心地不善、長期悲苦的人,即使是對小孩子擺出一張笑臉,小孩子也會下意識地躲起來,即便這個孩子平素開朗外向。

慢慢長大之後,我們會有那麼一個階段,在簡單與複雜之間徘徊,對善與惡,好與壞,生出恍惚,生出諸多不確定性。我們會階段性地失去孩子般準確的判斷力。我們眼中會忽略掉「好看」與否,把註意力都集中到了漂亮與否上

但是,當一個人有了一定閱历之後,依然會慢慢回歸到兒時,能容易地對他人做出判斷。對方過往的情緒,會變得一目了然。這個階段,我們逐漸成長為最優秀而精準的「以貌取人」者。

關於「以貌取人」,有一個廣為人知的生動案例。

一次,林肯總統面試一位新員工,後來他沒錄取那位應徵者。

問他原因,他說:「我不喜歡他的長相!」

問者不理解,又問:「難道一個人天生長得不好看,也是他的錯嗎?」

林肯回答:「一個人四十歲以前的臉是父母決定的,但四十歲以後的臉是自己決定的。一個人要為自己四十歲以後的長相負責。」

在年少那個似是而非的年齡,我讀這個故事,曾生出同樣的疑惑。

作為一個總統,應該是理性超於常人的,他何以這般「任性」?可是,隨著年齡和閱历的增長,我逐漸領悟到「以貌取人」的內涵。這並不是毫無依據的個人好惡。

情緒心理學中曾提到,情緒是有外顯功能的,面部表情是情緒外顯的表現之一。情緒會通過人的面部流露出來。

同理,通過觀察他人的面部,我們亦可以推測他人一時和一世的情緒。

這也正是為甚麼,那麼多偉大的名人,曾留下那麼多"以貌取人「的名言警句。

席勒曾經說過:「心靈開朗的人,面孔也是開朗的。」無獨有偶,巴爾紮克這樣說:「心靈反映生活,面貌反映心靈。」

人最無法自我欺騙的就是自己的情緒。

情緒總是堂而皇之地走出內心,爬上臉龐。那些內心猙獰,常年沉浸在消極情緒中的人,面容找不出一處平靜素美。

一時情緒的激烈,我們可以靠著自控力來壓制和克服,使之顯得不那麼凜冽。但是,日積月累,情緒在臉上的體現,卻會逐步隱祕地呈現出來。

所以,很多看面相的算命先生,其實並非不學無術的「江湖騙子」。

哪有那麼多無緣無故地猜測,又能恰好猜對。他們不過是閱人無數,深諳各種情緒。你一時一世的情緒,你都寫在臉上了,他看得懂也就猜得對了。僅此而已,雖不深奧,卻也不簡單。

雖然,上天對一個人的外貌只擲一次篩子,從出生那刻就決定了你是不是一個漂亮的人。

但是,你依然可以決定,接下來的人生要不要做一個好看的人。

曾經,關於鄧文迪,有一篇很火的文章。

文章的主旨就是鄧文迪不再好看。鄧文迪一張張照片的呈現,像過往情緒的一個縮影。

歲月背後,鄧文迪在同齡人裡,還是漂亮的,但是卻已經不再好看。那些照片會給你的內心帶來很大的觸動,因為對比實在太明顯。

這張臉和眉宇間展露出來的是絲毫不加掩飾的怨懟、涼薄和不開心,寫滿猙獰和只管輸贏的種種情緒。任何化妝品都無法遮蓋。

明眼人一眼看得出,這些年,她應該過得很不快樂,內心充斥著難以控制的不良情緒。

與人交往,很多人都無意識地選擇那些面容看起來明亮的人。那種清澈和美好,能瞬間點亮別人的情緒。內心美好良善的人,即使是面對人生中的各種競爭和壓力,也不會變得面容猙獰和陰暗。

壓力從來不應該成為一個人變得不好看的理由。

就連與陌生人接觸,我們也都傾向於選擇那些「好看」的人。、

比如買早點時,那家面容開朗的店鋪老板,會讓你一天都有好心情和好胃口。

比如打的士,那個眉目之間都充滿對生活熱愛的師傅,他不會那麼容易路怒,他還會把家長裡短,很好聽地講給你聽。

除了內心的嫉妒之外,那些讓你覺得不好看不舒服的人,遠離是最萬無一失的辦法。有些人,惹不起,還是躲得起的。不去挑戰那些長期被消極情緒環繞的人,這是對自己的愛護。

一個不能讓自己變得好看的人,是對自己不負責且無能的人。

他不能很好地排遣自己內心的情緒,無法進行情緒轉換,這是無能之一。

他不能改善給自己帶來不良情緒的處境,難以從根源上給予自己良好積極的心態,這是無能之二。

即便是天生麗質的人,也不能後天有恃無恐。若不能好好修煉自我,做一個優秀的情緒把控者,天賜的精致五官依然會變得扭曲。

做個好看的人遠勝過一個漂亮卻猙獰的人。

好看的人,才能有一個真正漂亮而坦蕩的人生。當你能夠為自己營造一片開闊時,內心就迎來了春暖花開。你那麼好看時,你就已經贏了自己,你還怕甚麼呢?

作者:蕭蕭依凡
轉自:富蘭克林讀書俱樂部(ID:FranklinReadingClub)
來源:《僅有一次的人生,就要酣暢淋灕地活》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