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要別人看好,不如自己活到好看

生活 hahall


人生的輕松,就是能在這個喧囂的塵世,不用獻媚於誰,也不必跟誰說討好的話,他玩他的,你活你的。兩不相幹,然後,兩相安。

你在意誰,在意到極致,就會活在這個人的陰影裡。這種在意,不外乎兩種情況:想求取和怕得罪。也就是說,人生的疲憊,更多的不是在自己這裡拎不起,而是在別人那裡撇不清。別人,成了自己沉重的彼岸。

越在他人那裡唯唯諾諾,就越會在自我的言行裡戰戰兢兢。生怕說錯甚麼,做錯甚麼,進一步畏首畏尾,退一步左顧右盼,是進亦憂退亦憂。在這樣的境況裡,最累人的,不是做,而是拿捏著分寸去做。

一個低聲下氣的人,無論憑恃他人,得到過多少,繁盛也好,光鮮也罷,最終,在自我矮化的奴才人格裡,冷暖自知,甘苦備嘗。

不是一路人,就不會在一個語言系統裡。不在一個語言系統,就不會在同一個世界中。

知心的話,不必說給不懂的人聽,說了不懂還在其次,最怕的,是說了不屑。不懂已是傷害,不屑便是褻瀆。

散淡的人,只與散淡的人合得來。而姦邪的人,看起來跟誰都合得來。這不奇怪,因為在這個世界裡,有的人只認對的人,有的人,似乎跟誰都對。只因為,有的人,是奔著相宜的心去的;而有的人,是奔著可逐的名利去的。

在交往上,目的性太強,原則性就會差。在左右逢源的人那裡,找不到純美的人性;在蠅營狗苟的人那裡,找不到純淨的人格。

這個世界,總有狷介甚或狂傲的人,看起來,沒有幾個可以合得來的人,他們不迎合,不投降,只是不想生命苟且於世俗。

偉岸的人心中常常都有一些孤傲,他們遺世獨立,盛享著內心孤獨的清涼。

每一個窩藏著的私心,都會影嚮到對他人公允的評判。盛大的完美,未必坍圮於風雨,卻可以瓦解於私心。一千次地改變和完善自己,終難抵別人的一顆遼無際涯的私心。

所以,不要苛求在所有的人那裡都有好的評價。討好了所有的人,就意味著要徹底得罪了自己。一個人,平庸點不可怕,變得八面玲瓏才可怕。

你最終要活在相悅的人心裡。不為不值得的人去改變,不在飄忽而逝的生命過客那裡留戀,也不必為朵朵過眼煙雲煩擾。

與其要別人看好,不如自己活到好看。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