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不過初相逢

生活 hahall


有人說,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我便在心裡輕輕默念,願今生,與你,在最深的紅塵裡相遇。

相遇,是你的一枚笑,以晴暖的姿態,把我拉進了你的紅塵,紅塵,有你給的暖,在我的華年裡氤氳,氤氳成一幀墨色詩香,於是,我便就著你給的暖,在回憶裡度日,一日,兩日,日複一日……

佛說,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我想,我懂,於是我便再不去問,是因了我前世的佇足,那滴淚,打翻了你的燭火,才燃燒出今生的情牽,還是,你就是那棵開花的樹,長在了我必經的途中,才放逐出此世的掛念?有你的夢,很近,也很遠,只是我從來都未曾學會過,真正放下,任我的執念,在時光裡不斷滋長,卻妥帖安穩。不去在意,春裡,是哪一枚念,烹煮成茗?夏裡,是哪一枚念,盛放如花?秋裡,是哪一枚念,飄零似葉?冬裡,是哪一枚念,飛揚成雪?

在一剪軒窗下,以清淺的眸子,聽風,望雲,是哪一朵雲在我的目光中變得伶仃?張望著的目光,還是被我塞滿了幻想,想象此刻你正在微笑,是不是很溫暖?想象與我絮語的那縷風,飛到了你的窗簷,你是不是可以知道,風裡有我的思念?想象你的夢裡有我,你是不是會念著我的好,在獨坐的光陰裡細細回味?

回眸,是煙雲之外的遠方,落筆,是往昔之中的塵緣。我不覺得傷感,因,我在微笑。

時光,還是碾著我們腳下的塵在行走,輕輕一觸摸,我捧著的故事就變涼了,只是,回憶裡還有暖,也因了那暖,我便不覺得秋風太寒。我說過,從不後悔,與你的遇見,即便如今不聞不問,不牽不擾。一如,你曾經的執著,你說,與有情人,做快樂事,不問是劫是緣。是了,大概是了,是你那一語的情深,便讓我帶著笑在時光腳下久久佇足,回憶裡,我依舊是這般靜好。

是不是可以,允許我,在這個秋裡再做一次深情的回首,只一次就好,他日之後,你的紅塵薄暖,我的紫陌清歡,再無瓜葛。我不說,人生若只如初見?因了我知,已再無初見。

一枚陽光,捻落我指尖兒的涼,是秋陽的暖,輕輕照燿我心房,我淺淺的嘆息,只是為著一句:「最美不過初相逢」,是的,最美,不過初相逢。只是相逢,卻是回憶裡的驚鴻一瞥,美的燿眼,卻短暫如煙火。那麼,是不是可以,就此擱淺?那些雲水過往,那些風煙舊事,是不是可以就讓我們再不去提起,讓我們,久久,久久的忘記?

眸子裡,盛著白月光一般的清淺,那是我一直追尋的姿態,這世界太繁華,可我只要一份清淺,清淺的流年,清淺的回憶,以及回憶裡,清淺的我,和你。

風掀起心底的那些念,思緒,到底是有些亂了,倏然從散亂的回憶中走出,低眉沉思,還好,還好你不會知道。

都說,秋,適合思念,我卻再也不敢去思去,去念。我曾說過,曾對自己說過,我要學會忘記,向前走,走得更遠,願今生,在天之涯,地之角,我們,再也不會遇見……

註:西風遺恨是何年,幾多歲月更行遠,任山河變遷,吹不散,是你眉間的清愁羈絆。秋暮,捧一本《西風多少恨,吹不盡眉彎》,在納蘭的人生若只如初見中,翩然飛出片片感慨,故,作此文,以感懷初見,感懷時光……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