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去紮人,但身上必須有刺!

生活 hahall


活在這樣一個喧囂的世界,要是戰戰兢兢沒點兒膽量,一點意思也沒有。當然了,僅憑膽量活著,玩粗暴的甚或走粗野的路子,那就真沒意思了。

你得畏懼些東西,也總得不怕點甚麼。不去嚇別人,也不被別人嚇住自己。這差不多該是一個人膽量最合適的表達了。

膽量是與血性相關聯的。膽小的人,往往都會有一些懦弱。人懦弱了,就會顯得委頓和卑怯。一個人氣場小了,格局就會局促。而當一個人懦弱得太久了,人生淪陷得自然就會多。

在一個薄情的世界裡,你得學會絕情地活著。還是那句話,你不勇敢,沒人替你勇敢,你不去堅強,軟弱給誰看?

不必去仰慕膽大的人。天生膽大,也會天生兩個結果:為此成了事的人不少,為此敗掉的人生也很多。

在生活的層面上,太膽大與太膽小差不多都算性格上的貶義詞。事實上,性格上的任何缺陷,都會在命運的暗道裡形成一個缺口。

這個世界,有勸不下的膽大,也有拯救不了的膽小。前者養成狂妄,後者溺於驚懼,他們各自走向了極端。

當然了,閱历會是最好的調教師。狂妄自大的人吃虧的那一天,會收斂許多;驚懼自卑的人陷於絕境的那一刻,向死而生,就會放得開來。生活的版圖上,沒有誰會被永遠固定在某一個位置。

光陰,有時候是一根棒子,有時候又是一副拐杖,你變形還是現形,它自會拿捏到位。

我欣賞的膽量是,行動上敢於勇往直前,思想深處又凡事滿含敬畏。這是一種理性的沉勇,以及有分寸感的激進。其實,最好的膽量就兩個特點:一是讓人尊重,二是叫人放心。

一個膽小的人,希望別人也膽小,這是他的孤單;希望別人不膽小,這是他的悲憫。悲憫說明了他的善良,孤單又印證著他的膽小。

這個世界上,活得善良的人,更容易有各種害怕。惡人無所畏懼,他們存在,只是讓善良的人多了害怕。惡人是這個世界必然的一部分,消滅惡人是不現實的,於是,強大自我成了生活的必修課。

你可以不去欺負誰,但你必須具備不被誰欺負的血性和膽量。也就是說,你可以不去紮人,但是身上必須帶刺。

當人治大於法治,當個人命運被權力左右,屁民如鼠,必有錢權當道。這時候,即使不被他人嚇壞,也會被這樣的世道嚇傻。

最好的體制是要讓人民膽大,能說該說的,想做該做的,而不是讓權貴無法無天。也就是說,一個人最終的膽量是國家給的,這是初始的支撐,也是最後的依靠。

轉自微信公眾號: 微感悟 (ID: jingBTV)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