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允許自己難過太久

生活 hahall


人的一生中最容易的犯的錯誤也許就是對親近的人太苛刻,而對不相幹的人又過於謙卑。我們把最多的「謝謝」送給了陌生人,而對自己最愛的人終其一生也許連「我愛你」都吝於出口。如果反過來的話,這世界也許會變得很不一樣。

曾經喜歡耍小性子對最親近的人亂發脾氣,把在學習和工作中遇到的不順都一股腦朝他們身上發洩,把家人當做「情緒垃圾桶」。這樣的行為持續了二十多年我都覺得理所當然,認為我在外面要那麼辛苦戴著面具做人,難道還不允許我用最真實的一面來面對家庭嗎?我更自私地認為,既然是家人和愛我的人,自然就要無條件地愛我,遷就我,承受我最壞的一面,否則就不是真的愛我。

然而我終究是吃了這樣任意妄為的苦頭。

我剛剛大學畢業的時候,正是家裡生意失敗的當口,父母希望我考個公務員,好歹還能有個穩定的生活。然而那時候我依然是不識愁滋味,為了追尋所謂的真愛就孤身一人跑到大連來投奔男友。剛到大連的時候,因為沒有工作經驗,也不知道該到甚麼網站投簡历,隨便找了一個就投,結果一個多月下來,連份辦公室文員的工作都沒找到。

屋漏偏逢連夜雨,我所認定的「真愛」看到我找不到工作,就告訴我房租只幫我付了三個月的,要是到了要交房租的時候還找不到工作,就回家去吧。他原本以為,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希望我可以說服我爸給他投資做生意,可是看到我的實情才知道沒戲了。所以他整天在我面前抱怨說我拖累了他,他的朋友們都是找了有錢的女朋友,女方家給買房買車,我甚麼都給不了他。

任何一個清醒的女孩子都知道,這種男人是靠不住的。然而當時我一頭栽進去,聽他說那些,居然還覺得是我對不起他。因此我把這種怒氣一股勁兒地發在我媽身上,每天打好幾個電話跟她抱怨,甚至發脾氣,怪她和我爸怎麼能輕易相信別人,搞得沒賺到錢,反而血本無歸;怪他們沒有為我準備點嫁妝,害我被他看不起……我媽一邊被巨大的歉疚感淹沒,一邊又感到絕望,想她引以為傲的女兒不但被人嫌棄,而且連工作都找不到,她一下子病倒了。

一天晚上我又打電話去抱怨的時候,沒想到是我爸接的電話,他強忍著怒氣說:「如果又是和你媽生氣的話,你就不要再打電話過來了。她被你氣病了。」我一下子驚獃了,結果我媽把電話搶過去,硬撐著跟我說:「沒事,沒事,你找到工作沒有?不行就回來吧,咱家再困難,我也供得起我女兒吃一口飽飯。」那一瞬間我在電話的那頭泣不成聲,我媽也哭了,說:「小丟,你可要撐住啊,這幾天媽媽想到你吃了那麼多苦,想想我一點忙都幫不上,往後的生活也看不到甚麼希望,我都絕望的想自殺。我一晚上一晚上地睡不著,我一手養大的那麼優秀的女兒,因為我們的緣故被人家這樣嫌棄,都是我們拖累你了,你怪爸爸媽媽都是應該的。」媽媽的這些話,讓我一夜長大。

我知道了,有些苦是只能夠也只應該一個人扛的,因為我們受到的每一滴痛苦,在愛我們的人眼中,都會被放大十倍,他們會比我們更痛苦。我們的一顰一笑,我們的喜怒哀樂,關系著全家的幸福,我不可以那麼自私。
從那天開始,我暗暗決定了,我再也不能把情緒的包袱甩給愛我的人,即使跌倒了,受傷了,我也要立刻爬起來。我不允許自己難過太久,因為我還要把我的笑容留給他們,他們也是我最在乎和最愛的人,跟他們相比,小小的傷痛又算的了甚麼。

從那天開始,我告訴他們的都是好消息。我告訴他們我找到了一份很不錯的工作,實習期的薪金就有兩千,而且三個月轉正後就有三千了,當時我媽一個月的退休工資才有七八百塊,他們高興地不得了。我沒有告訴他們的是,我租住的房子每月租金要一千元,刨除水電甚麼的我就幾乎不剩甚麼,剛工作那一個月偏偏還收到了兩個同事的結婚請柬,送出四百塊之後,我連買雙羊毛襪的錢都不夠了,在東北的初冬裡,我還穿著一條薄薄的絲襪來禦寒。我告訴他們上司和同事對我都很好,經常給我帶飯吃,我沒有告訴他們我連著加班加一個禮拜,晚上一個人回家嚇得一邊走一邊哭。我告訴他們我住的地方在一個風景很好的山頂上,是好幾路公交車的終點站,生活很方便,我沒有告訴他們的是,我住的小屋沒冰箱沒洗衣機,我冬天也得用刺骨的冰水洗牀單。淋浴的管道壞了,我只能把熱水接到洗手盆裡,用口杯把水澆到身上來洗澡。

這樣的生活,我過了兩年。然而現在回想過去,竟一點也不覺得苦了,因為我努力地讓我爸媽覺得,我生活的很幸福。也許一開始是假的,是裝的,但是在我不怨天尤人之後,我的生活,真的開始一點點走向幸福。
人們總是喜歡忽略掉最重要的事情,高銘在《催眠師手記》中寫道:「幾乎每一個行業都無比重視人的心理,甚至為此推出花樣翻新的概念廣告和千奇百怪的銷售行為來企圖影嚮受眾心理,希望借此能幹預人們的行為。但是人們同時又忽略掉自身言行對於身邊人的心理影嚮……或許人們認為這兩個一個是商業行為,一個是日常行為,是有區別的,其實沒區別,難道家人就不重要嗎?假如能註意自己的日常言行,很多家庭矛盾、家庭糾紛還有日常瑣碎所造成的心理陰影就根本不會發生。」

也許以前我們也聽過這樣的話,但是總覺得這樣過日子太累,大多數人都想著得過且過,活在當下算了。我曾經在堅持中也有過這樣的困惑,我媽後來還是常常擔心,跟我說我沒有嫁妝會不會被男方嫌棄,我總是安慰她說,那我一定會找到就喜歡我這個人的男人。我也終於找到了這樣的人,在婚禮上看到我媽放下一切負擔笑的開懷的樣子,這一切的一切都值得了。

我不允許自己難過太久,因為我還要努力去讓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幸福,家人才是我最寶貴的財富,相比起來,又有甚麼別的事物值得我難過太久呢?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