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華散盡最好看

生活 hahall


一個人活得幸福不幸福,一要看是不是能睡著,二要看是不是想醒來。

能睡著,說明心安,此前問心無愧;想醒來,說明心美,當下正是所要。人生,也不過是這六字的快活。

可惜,好多人,活到後來才活明白了。時光的絕情之處是,它讓你熬到真相,卻不給你任何補償。

沒有人為自己算過賬。其實,除了必需的,人生,更多的東西,都是貪婪的欲望所生的餘孽,是它們,折騰得人精疲力竭。睡不著,是餘孽們害的;不想醒來,也是餘孽們給嚇的。人生煩惱和苦痛,皆因餘孽叢生。斬盡餘孽,就是在心底伏魔降妖,只有清淨了,才會活得自足踏實。

在飯桌上,曾聽得一高論。一先生談及自己練書法的原因,說,只是為了捆綁住自己的手。他說,人的手,總是想要拿些東西的。譬如,看見女人的腰,就想掐一把,看見錢,就想抓一些,看見代表權力的大印,就願據為己有。現在,我讓它抓住筆,它就不會想別的了,就會專心致志地潛心於字上。蚯蚓可以鑽到很深的地下,就是因為它卸去了所有的手腳,赤條條的,想得少了,阻礙少了,就鑽得深。

眾皆驚服。

有一個人,月薪四五千,按說,可以有不錯的日子過。可是,他炒了股。十多年,是個不屈不撓的散戶。大盤漲的時候,嫌賺得少,不賣;被套牢後,又等著漲,不拋。這麼多年,跟著大盤死活,眼都盯綠了。總算下來,沒見掙了錢,日子卻過得一塌糊塗,孩子顧不上管,媳婦天天鬧離婚。

煩瑣的欲望,也能害苦人。好多時候,我們把原本繁盛的生活,過枯燥了,過庸俗了,過重複了。重複而枯燥的生活最大特點是:只在時光裡經過,卻不會在心底裡留痕。有時候,過了十年,回過頭來看,其實是一天。人生的空虛和無聊,就是自己把自己重複到,已經感覺不到存在了。

大秦國有個叫李斯的人,位高權重,臨被處以腰斬的時候,才感慨,人生最美的圖景,不過是貧窮時候,帶著獵狗,領著兒子們在河南上蔡老家城門外,追野兔玩。真可謂千年一嘆。如果那一刻,問李斯想要甚麼,李先生的回答一定是:借我一生。

然而,在權力中追逐的人,不是誰給上一節課就能明白的。權力給予人的,太奢靡,太誘人。幾千年的官本位文化,濡染太久,浸潤太深。這種人前的風光,欲望太盛的人,是抵禦不了的。記得,白岩松說過一句話,很形象:人人都在背後罵當官的,但看到當官的之後,都又齊刷刷地站起來。只因為,這種風光,太燿眼,也太逼人。

多少人,是在人生崩盤之後,才徹底清醒過來。只有在熱鬧停息,貪婪褪去之後,才會知道自己究竟想要甚麼。

也就是說,誰上課,都不如自己給自己上課。人生,也就是在繁華散盡最好看。因為,這時候,才懂得了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