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不了自己的主人,就會成為別人的道具

生活 hahall


做不了自己的主人,就會成為別人的道具, 看了這句話,或許有人指責明話裝逼的夠嗆。但為了更多人找回自我,我決定還是說說這個頗有挑戰意味的關鍵詞——主人。

有一個宿命而悲傷的事實是,這個世界,沒有誰會陪你走完這輩子,包括曾經一湯一匙將你哺育成人的父母。所以,只有全心全意地守得住自己,你才能守得住世界,守得住內心,守得住偶然降臨你身的這一條鮮活的生命。既然失去是一種必然,獲得是萬載不遇的偶然,那麼天然地決定了,你必須在這一段生命的旅程中,守住你內心的「主人意識」,在你柔軟而溫濕的心壁花瓣上,默然而真實地刻下那一排排屬於你自己「來世一遭」的個性文字。

不管是否有一股外力來將它激活,這一排「文字」都只能屬於你。創造偶然之你的宇宙知道,正與你不期而遇的從天邊孤單飛過的大雁知道:

只要你守得住,便無人能奪得去!

林語堂先生曾說過,「有勇氣做真正的自己,單獨屹立,不要想做別人。」吉勒魯普也說過,「我是自己的主人」。看得出來,做自己的主人,雖然不經意、不隨意,卻說起容易做起難。不然,不會有這麼多大師級人物,一次又一次苦口婆心地勸說大家:要做自己的主人。

做自己的主人,主要是為了克服生活中的焦慮和沮喪,消解因最終會消失的恐懼和悲愴;做自己的主人,為的是避免一不留神就充當起別人的道具。要做到這一點,首先需要明白,別人的惡語相向或不友善的眼神,其實並非是要沖掉「主人意識」的致命武器,關鍵是看你如何認識和面對。

美國著名女演員索尼亞的童年是在渥太華郊外的一個奶牛場裡度過的。當時她在農場附近的一所小學裡讀書。有一天她滿臉淚痕地回到家裡,父親問其原因。她抹了一下至到現在還沒有流完的鼻涕說:「班裡的同學說我長得很醜,還說我跑步的姿勢難看。說我來到世間,純屬上帝的一個誤判」。

索尼亞被同學譏笑後,她立馬特意轉身看了看自己的背影。背影隨著她的骨格「吱吱」嚮了幾聲。突然間,她耳朵裡對這一聲嚮瞬間進行了一種體認,心裡一下便感到一種莫名的厭倦。於是,她開始相信同學的「中肯」評價,自己的的確確長得有點得罪觀眾。

她傷傷心心地哭著回家。

父親聽後並不說話,只是輕輕地笑了一笑。忽然父親說:「我能站著不跳,也能摸得著我們家的天花板。」(哦,她的父親沒有姚明的身高,只有一米七零)

「你能?哄我的吧」。索尼亞聽後覺得很驚奇,不知父親想要表達一種甚麼意思。她停止了哭聲,用不解的眼神望著父親,反問道:「你說甚麼?老爸,你認為吹牛不打草稿嗎?也不用上稅嗎?」

「千真萬確,我能摸得著我們家的天花板。」

索尼亞仰頭看看天花板。父親能摸得到將近4米高的天花板?她怎麼也不相信。父親笑笑,他嘴上的胡須往上翹了翹,隨後得意地說:「閨女不信了吧?那你也別信你同學的那些鬼話,因為有些人說的並不符合事實,壓根兒就是逗你玩,最終目的就是要打擊你的自信心,讓你失去自我。」

這一下,索尼亞的腦洞大開,終於明白了老爸的這個簡單的打比方,居然包含著厚重的哲理。任何事,都不能太在意別人說甚麼,要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別人說的話,有如一陣風吹過,吹過之後,該咋過還咋過

因為那個肉嘟嘟的小嘴巴長在別人下巴之上、雙鼻孔之下,一張一合,那是人家的生理機能的正常運作,也是人家的權力,沒人能阻止它。況且,別人說你「不是主人」,諷刺挖苦你,多半是心存不軌,目的就是要打擊你的進取心,傷害你的快樂心,讓你由此沉淪,別再崛起。

當然,把你心中的那層「主人意識」徹底打擊下去了,勝利者便是舌動「毒花」的那位。因為你讓渡出的那條路徑,正好被其一下搶占而去,還不用說聲「謝謝」。

索尼亞在二十四五歲的時候,已小有名氣。有一次,她要去參加一個集會,但經紀人告訴她,因為天氣不好,只有很少的人參加這個集會,會場的氣氛有些冷淡。經紀人的意思是,作為新人的索尼亞,應該把時間花在一些大型的活動上,以增加自身的名氣

索尼亞這時的主人意識,其實已經鑄就起來了,她自我判斷,堅持要參加這個集會,因為她在報刊上,承諾過要去參加。結果,那次在雨中的集會,因為有了索尼亞的參加,漸漸地,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多,她的名氣和人氣因此驟升

在人生成長的道路上徘徊的朋友們,請記住你是屬於你自己的,沒有誰能代替,別太在意別人說甚麼,你要自己拿主意!要做自己的主人!這才是避免成為別人道具的唯一選擇。

命運在己手,運作靠個人。人生最大的學問就是,如何主宰自己的命運,做自己的主人。能掌握自己命運的人,也就是獨立的人,才能稱得上自己的主人。構建起獨立思考的腦力空域,打造起奮力自強的心智空間,這都離不開知識的不斷積累,經驗的長期曡加

功夫不負有心人,意識到了,並不斷努力,最終你的人生必然放射出屬於你自己的獨具光彩,讓人側目和點贊。

轉自微信公眾號: 明話全媒 (ID: zhoumh9)
如不慎侵權或不希望我站收錄本文,請即聯系我站。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