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深愛過的人,為何越來越陌生?

生活 hahall


讓我深愛過的人,為何越來越陌生?是我要求得太多?還是他改變了?不害怕他的改變,只是有些絲絲的心痛。心痛彼此曾經愛過,心疼現在的糢樣,不敢抬頭去看清甚麼。嘴唇邊還有你溫柔雙唇的溫度,隔夜的溫存,如同一千年前埋葬下來的落花,跌落在冰冷雙唇間的一只冰蝴蝶。

害怕在黑夜裡想你,這才發現,原來忘記一個人很容易,深深的愛著一個人卻很難。害怕想起你的笑容,想起你身體上的溫暖,想起你手掌間的溫柔。

害怕哭泣的時候,用冰冷的指尖觸摸你吻過的唇,怕那顫抖的手指會摸到一切的冰涼。害怕用心去看你,害怕面對你。為何愛上一個人會越來越深陷?迷茫得不知所措?不敢獨自一個人睡覺,害怕突然間還是會想起你。

想你的時候感覺不到你有多真,冰冷寂寞的雙唇碰觸不到你溫柔的吻,像是破碎的玉蝴蝶,冰冷中開出破碎寂靜的花朵,只能用淚水來滋潤,免得天亮之後憔悴得枯萎。

有你有甚麼,原來越來越遠……忍住了暫時的想念,我可以一個人獨自過得很好。沒有你怕甚麼,可以愛你越來越近,找回丟失的溫度。

我知道愛需要兩個人來付出,如果無法繼續與共,不如放棄另一個,讓自己獨自默默的愛著。愛情其實是件無關別人的事,愛一個人可以這樣獨自愛著,即便無法在相視交流,看到彼此的心靈,無法用身體上的溫度來溫暖彼此身心,也可以感到內心的安穩與舒適。這樣或許也是一種愛情!

柏拉圖式的愛情,如同愛琴海上鳥瞰的岩石,安定而堅毅,百年不摧。因為它的內心堅強完美。

甚麼樣的愛情方式才是對的呢?愛著,不愛著,又有甚麼大不了的呢?為何不能輕松隨意的說愛,然後用心去澆灌愛的種子?或許是我的錯,或許是我還看不清,無法適應別人的愛情。原來在愛情世界裡,兩個人說愛,未必是同樣的一件事。我們還差相互磨合,去用心了解別人眼中的愛情世界,這樣才不會在錯誤的愛情世界裡彼此痛苦。

或許,是我愛得太深,於是放下了要求得太多的錯誤!我知道在愛情世界裡,那種心靈的無法掌控,我知道我曾放下不少自己認為討厭的錯誤,並且一再出現。但是有甚麼辦法呢?愛情總是件莫名其妙的事。等我們搞清楚了,它也就悄然生息的走了!

沒有來不及,只有抓不到!我們還在尋尋覓覓著甚麼嗎?透過愛情來看世界,不是貪玩的蝴蝶,很多事情用一次也就能體會得深刻,懂得甚麼叫愛情,看到了甚麼是愛情,享受過美妙的愛情,痛苦的愛情,彼此珍惜的愛情,淡漠無奈的愛情。很多,很多,不曾放手,直到放手解脫。
學會了愛情也是一種人生,從它的身上也可以看到一個人的生老病死,最終會如何的渡過,很多世事不是幻想中自欺欺人的那麼美好,不是一閉上眼睛就可以逃避得過的。它需要實實在在的碰觸,看到,用再美的句子,再華美的幻想,也掩飾不了它的殘劣。我們都需要彼此負荊走過,學會如何面對現實的坦然同堅強。

生活在這裡,心在他鄉。沒有愛情,愛情在另一個世界裡。不覺得有甚麼遺憾,只是有時會有些想念你的疼痛,不過會好起來的,或者不再覺得有多麼的疼痛了,或者堅強到不再疼痛。

不曾倔強與執著甚麼,愛一個人,也曾放下一切尊嚴同矜持,然後,在愛過之後,才知道慢慢拾起殘缺不堪的尊嚴與矜持,開始執著的面對每次想你中的後悔。

不怕對錯,不怕你的離去。只是有些真心難以收回,只是還那麼喜歡幻想,幻想你是我的愛人,我依舊愛著你,我們彼此相愛。

心裡確實有些失落,面對人生的不得意,工作上的壓力,總會在某個夜晚想起你,那個我曾經深愛過的人,現在卻離我越來越遠,變得陌生到令人心痛的地步。還好,心裡仍就能把你溫暖著,你仍舊能暖暖的活在我的心裡,把現在的你還給你,不向你奢求甚麼。我愛的你已經好好的活在心裡,每一點,每一滴,都能記得深刻。無須留住甚麼舊照片,無須時時刻刻見到你!你永遠都活在我心中,我能在心裡默默的愛你,一百年,一千年,都是一樣的。

不覺得這是件很傻的事情,我認為能愛著你已經很幸福。無論你將來身邊會愛著誰,都不在乎也與我無關。

今夜星辰迷蒙,我真的很想你,卻也能聽著歌聲把你淡忘,我知道離你更近,你傷我傷得更深。如今學會退步來觀看,如今不在愛中糾纏掙紮,雖然痛苦仍有些,但那都只是想你的痛,不再是你帶給的傷痛。這樣很好!

星辰依舊,來生來世,生生事事,不怕失去也不想得到甚麼。如果愛是不變的星辰,看它璀璨而不墜落,我很開心,希望愛是天空最美麗的星辰。百年之後依舊閃爍,如同柏拉圖的精神無堅不摧,可以恆久不變,無論世間上曾經改變過甚麼,愛你依舊不曾改變!

有的人的愛情就是一輩子,有的人用一輩子來愛!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