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才是我們要敬的佛!(看完後淚流滿面)!

生活 hahall


很久就流傳這樣一個故事:很久以前,一個小夥子特別信佛,放棄了與之相依為命的母親,遠走他鄉去求佛。他經历了千辛萬苦,經過了千山萬水,一直沒有找到他心中真正的佛。有一天,小夥子來到一座宏偉莊嚴的廟宇,廟裡的方丈是個得道的高僧。小夥子虔誠地在大師面前一跪不起,苦苦哀求大師給他指點一條見佛的道路。大師見小夥子如此癡迷,長嘆了一口氣,對他說:「你從哪裡來,還回哪裡去。當你在回去的路上走到深夜,你敲門投宿的時候,如果有一個人給你開門時赤著腳,那個人就是你要尋找的佛。」小夥子欣喜若狂,多年的心願終於有了實現的希望。他告別了大師,踏上了回家找佛的道路。

小夥子走了好幾個月的時間,中間有許多次是半夜才看到路邊有亮燈的人家。他一次次滿懷希望地敲門,卻一次次失望地發現,那些給他開門的人沒有一個是赤著腳的。越往家裡走,小夥子越失望,眼看著就快要到自己的家了,那個赤腳的佛依然沒有蹤影。當他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後半夜終於走到自己家的門前時,他甚至沮喪得連門都沒有勁兒去敲了。他覺得自己是個大傻瓜,世界上哪裡有甚麼佛啊!他又累又餓,無奈地敲嚮了家門。「誰呀?」那是母親蒼老的聲音。他心頭一酸:「媽,是我,我回來了。」只聽屋裡一陣劈啪亂嚮,不一會兒,母親衣衫不整地開了家門,哽咽著說:「兒啊,你可回來了!」母親一邊說著,一邊把他拉進屋裡。燈光下,憔悴的母親流著淚,用無限愛憐的雙手在他的臉上撫摸,淚光中分明是滿足的笑容。小夥子一低頭,驀地看到母親竟赤腳站在冰冷的地上!他突然想起了高僧的話,「撲通」一聲,跪倒在母親的腳下,淚如泉湧:「母親……」這一刻,兒子頓時大徹大悟——親情是佛,母愛是佛,父母是應敬的佛。

太陽光大,父母恩大。在人的一生中,對自己恩情最深的莫過於父母,是父母給予了我們生命,是父母辛勤地養育著我們,我們的成長凝結著父母的心血,我們能長大成人離不開父母的悉心關懷、百般愛護。在父母的眼裡,兒女永遠是個小孩子。「百歲老人常憂八十歲的兒子」,只要子女活得健康、活潑、快樂和幸福,做父母的就心滿意足了。

父母,總是會為自己的孩子默默的做著很多事。盡管,他的兒女們有時不理會他們的愛,甚至有些會做一些讓他們傷心的事,但父母們總是包容,包容著兒女們所作的一切。

羔羊尚知跪乳,烏鴉亦求反哺。一個人如果對賦予自己生命和辛勤哺育自己長大的恩重如山的父母都不知孝敬,那就喪失了作為人該有的良心,喪失了最基本的道德品質。試想一下,一個連生他養他的父母都不愛,怎麼能指望他去愛別人呢?

俗語說,天下沒有不是的爹娘,只有不孝的子女。父母的親子之愛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無私、偉大。他們可以為子女付出一切,也甘願付出一切,而且是不求回報,只求兒女平安,只盼兒女早有出頭之日;父母對兒女的愛,最真誠,最無私,最直接,沒有表白,沒有猶豫,沒有吝惜,只有心中無限的牽掛。

父母對子女的愛,無私無畏,無怨無悔。可是,為人子女,我們為父母又真正做了些甚麼?父母的話,我們有幾句照辦了?面對父母日益蒼老的面容,我們有幾天能陪伴父母共享天倫之樂;面對工作的勞碌,我們甚至連傳統節日可能都不能回家看望一下父母!面對父母的病痛,我們有多少時間在牀前盡孝?「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兒行千裡母擔憂,母行千裡時,兒到底愁沒愁?人間有愛,親情是近愛,我們每個人心中都充滿著愛,那麼,對父母之愛,又放在第幾位了呢?

「世界上最不能等待的事情莫過於孝敬父母。」父母到了要子女孝敬的時候,已經步入老齡。此時,他們生活上、精神上越來越需要子女孝敬,而且這種孝敬主要在親情,而非全都可用金錢或旁人來替代的。隨著年齡的增長,子女孝敬父母的機會也就逐漸減少。商機之類錯過了還有再來的希望,而失去父母健在的孝敬機會,那是真正的「時不再來」。

有一首歌寫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你們為撫養兒女遭了多少罪。頭髮白了不會再變黑,皺紋添了不會再消退。起過多少早,貪過多少黑,你們為培養兒女多少心力被操碎。眼睛花了,走路已駝背,牙齒掉了,說話常瑣碎。常言說可憐天下父母心,直到我們有了兒女才能真正的體會。換一杯茶水,鋪一下牀被,問一問飯菜合不合口味。父母如今到了這個年歲,健康長壽多少錢也買不回……

人的一生,至親至敬至愛的人是父母。父母對子女之愛,是盼望、是期待、是守候;父母之愛,是血親之愛、骨肉之愛,是無私無求、入情入境、自然超然之愛.

謹以此文獻給天下的父母。轉載+分享給所有的父母吧~!祝願他們平安吉祥!幸福安康!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