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生活的奴隸……

生活 hahall


「依靠慣性生活的人」

在物理學上,慣性是物體抵抗其運動狀態被改變的性質。簡單來說,依靠慣性來生活,就好比你順著生活施加給你的這個力一直往前滾,直線向前,但是你並不知道也並不能決定你最終能滾到哪裡去。

之前我聽到這樣的一句話:「我不想成為依靠慣性生活下去的人。」我當時對此話深表贊同,也就是因為種種這些要「打破常規」、「改變生活」、「主宰自己的命運」的一類話語,對當初的我產生了不小的影嚮。

但是人畢竟總是眼高於手,常常因為懶惰和隨波逐流的心理,變得庸碌、無為。直到我認識到我必須要為自己奉獻點甚麼,比如青春、比如生命的一部分,或許還是最美好的那一部分,我們都要拿它來奮鬥,為了理想、或者為了夢。

「發展空間?這話現在我聽起來感到可怕。她嫌空間小,我呢,嫌空間太大。我從大陸跑到一個島上,從書房跑到出租車,沒覺得有甚麼不好。再過幾十年或者十幾年,我就到一個盒子裡去了。」

這是潘軍《海口日記》裡的一段話,現在的我想想,倒是覺得不無道理。但是往往我要去幹那麼多的事,並非甚麼宏圖大業,也不像是背負著历史或者現實社會的使命感責任感,我往往是出於好奇。有人說過我是個好奇心很重而且極不安分的小女孩,我覺得即使我長大了也還是這樣。很多事情,我沒有太在意後果了,盡管一開始我或許就是奔著後果去的。但是我仍然要去嘗試,因為我想。

一開始的時候,我就是為了夢,為了或許是從小到大無意間陪伴著自己的一個夢想,這樣的夢想的存在總是很紮實的,似乎它能提醒你與別人有那麼一點兒不同的地方。於是我就借著風奔跑起來了,跑著跑著,我忘了自己為甚麼跑,也忘了自己從哪裡跑上來的,只能是這麼一直跑下去,終點要麼是個別人規定好的方向,要麼鬼都不知道。這條跑道,到底有沒有個頭。

我似乎在看見那句慣性生活的人的時候,就已經無可救藥地沿著慣性滾落下去。

「我們看不見真實。即使是在被窩裡也還是看不見。」

我讀男性作者與女性作者的作品,總是很不一樣。這是當然的,我說了句廢話。但是我發現,往往美的,使人驚豔的,總是女人的細膩與構思;但是真的,耐人尋味並且時常會讓你感同身受卻又不得不捧腹大笑的,這些有意思的東西,這些赤裸裸的仿佛是真實的東西,往往出自男性作家的手筆。我看了一邊搖頭,一邊又要抬起頭來感慨這個東西,真是有點意思。

雖然我還是偏愛著這種近乎偏執的女性的細膩。

或許就像潘軍自己說的,我們生活中其實並不需要小說,真實的東西總是誘人的,可是我們看不見真實。

所以我們去尋找美的哪怕是虛幻,找到美,然後摧毀它。

現實的快感不也只有那麼一剎那麼?

文/寒香
轉自微信公眾號: 每天学点智慧 (ID: mtxdzh888)
如不慎侵權或不希望我站收錄本文,請即聯系我站。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