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便宜後面都有一個坑

生活 hahall


悄悄占點小便宜,尤其是窮苦過的人,能占的便宜不占,就好像丟了甚麼。很多人占小便宜,其實並非出於自身的切實需要,僅僅就是貪心。白白拿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小聰明得了逞,就會很得意,很有成就感。占便宜成了國人的喜好。

長期物質匱乏導致的危機感,以及人性骨子裡的貪婪,讓我們常常不自覺地喪失了基本的道義準則和利弊判斷,然後做出一些不合常理的事。

所以公交車的安全錘總是丟,公廁的免費廁紙總不夠用,咖啡館的漂亮餐勺總是少,打著送小禮物的旗號開講堂賣保健品的商家,總能引來一大屋子人在那聽。

平日兢兢業業的小職員們,從單位順點文具,用辦公電話聯繫私人事宜,帶走一部不常用的電話機,將單位發的筆記型電腦帶到家裡自用,他們甚至不覺得這樣做是在占便宜,反正東西多得是,不缺這一點,拿一點算不上犯錯誤,不值得大驚小怪。

但你拿了這點小東西,會影嚮別人對你的判斷,讓人覺得你境界不高,品行不端,不能信任。一旦重要的人產生這種看法,負作用就不好估量了。小則不利一時,大則影嚮一生。

這其實是一種自我迷惑,是錯判了利弊得失,不知道便宜背後,往往都是坑,也沒有意識到很多表面看是賺了的事情,事實上賠了更多。小算盤打得噼啪嚮的人,通常就沒有高瞻遠矚的能力,也不會有太大成就——真正幹大事兒的人,誰會把一點毛頭小利看在眼裡?

我們的內心對失去懷有深深的恐懼,所以對到手的東西極為敏感,稍微占點便宜就獲得極大的滿足,不得不說愛占便宜是我們人性中的弱點。

雖然人的貪念是與生俱來的,但在無關緊要的小便宜面前,還是應該把控住自己,不要自貶人格,更不要因為那仨瓜倆棗,毀了自己一生。

有個社會學家曾經做過這樣的實驗,他在大學生公寓的冰箱中放入六瓶可樂和與之等值的6美元紙幣,想看看學生們會如何選擇。

之所以將大學生作為實驗對象,是因為受過高層次教育的他們,未來的社會精英,我們普遍認為他們對道德的作用更加看重,也更能潔身自好。如果連他們都不能抵擋住誘惑,被內心的貪婪所驅使,那麼其他人更有理由對自己降低道德標準。

然而實驗的結果令實驗者大吃一驚。

冰箱裡的六瓶可樂在72小時內統統沒了蹤影,而那六美元紙幣則在社會學家將它們取走前一直保存完好,沒有被動過的痕跡。

看來大學生們對於現金與非現金的物品有著截然不同的標準。他們能夠沒有多少心理負擔的拿走可樂,而對現金的誘惑則保持警惕,盡量克制。

這截然不同的結果不禁使我們好奇,到底是甚麼因素允許我們在非金錢的事物上放松警惕,而又是甚麼阻止我們在金錢上犯錯誤呢?

為了驗證這個結果,社會學家又做過很多類似實驗,但結果卻驚人的相似。人們往往對自己占便宜的行為沒有多少愧疚,還覺得合情合理。但對於赤裸裸的現金誘惑,則十分警惕,基本不會輕易取走現金。

對此,社會學家給出的答案是,我們擅長把自己細微的不誠實的想法和做法合理化,所以我們通常很難清楚地確定非金錢事物對…們道德的影嚮。

也就是說,如果面臨的誘惑不涉及現金,我們就沒有多少道德上的考慮,很輕易的就會放松對自己的要求,開動腦筋盡可能多的占便宜。

在非現金的誘惑下,沒有幾個人能獨善其身,而有些心懷不軌的人則充分利用了我們的這種弱點,巧妙的繞開了現金這個提醒,給我們挖了數不勝數的非現金的陷阱,引誘著著我們往裡面跳。等我們發現後果很糟糕時,為時已晚。

我們很多占便宜的行為離犯罪都只有一步之遙,面對誘惑,如果定力強一點,克制一下就是誠實善良好公民,稍微放松警惕就已踏上犯罪的道路,並且不知不覺中越走越遠。

打著關愛老年人的幌子,用幾個廉價的塑料盆和毛巾忽悠他們參加所謂的保健知識宣講,向沒有辨識能力的老人推銷昂貴的假冒偽劣保健藥品的人,他們覺得自己也只是推銷產品而已,根本沒有向老人伸手要錢,所以不算欺詐。

為了提高業績而違心向客戶推薦垃圾股票和債券的銀行經理,他們也很理直氣壯,他們並沒有從客戶錢包裡偷錢,根本算不上道德敗壞,何況這麼做的人不止他一個,所以沒甚麼不妥當之說。

那些巨貪們,剛開始他們也沒有認為自己在犯罪。他們覺得自己只是收了些不值錢的土特產,或者收了幾張購物卡,或者讓別人給加了次油,或者接受別人邀請吃了頓飯旅游一次而已,都沒有收到別人給的現金賄賂,所以他的行為離貪污受賄還遠得很。

你以為只是占個小便宜,無傷大雅,其實有這種想法你已經處於危險之中了。一旦沒有現金的提醒,你可能就會慢慢走入歧途,將自己的人生毀掉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