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最美麗的時候遇見了誰

生活 hahall

世界上只有兩種可以稱之為浪漫的情感,一種叫相濡以沫,另一種叫相忘於江湖。我們要做的是爭取和最愛的人相濡以沫,和次愛的人相忘於江湖。

也許不是不曾心動,不是沒有可能,只是有緣無份,情深緣淺,我們愛在不對的時間。

回首往事的時候,想起那些如流星般劃過生命的愛情。我們常常會把彼此的錯過歸咎為緣份,其實說到底,緣份是那麼虛幻抽象的一個概念,真正影嚮我們的,往往就是那一時三刻相遇與相愛的時機。

男女之間的交往,充滿了猶疑忐忑的不確定,與欲言又止的矜持,一個小小的變數,就可以完全改變選擇的方向。

如果彼此出現早一點,也許就不會和另一個人十指緊扣,又或者相遇的再晚一點,晚到兩個人在各自的愛情經历中慢慢地學會了包容與體諒,善待和妥協,也許走到一起的時候,就不會那麼輕易的放棄,任性地轉身,放走了愛情。

在你最美麗的時候,你遇見了誰?在你深愛一個人的時候,誰又陪在你身邊?愛情到底給了你多少時間?去相遇與分離,去選擇與後悔?

不是不心動,不是不後悔,但已經沒有時間再去相擁,如果愛一個人而無法在一起,相愛卻無法在適當的時候相遇,如果愛了,卻愛在不對的時候,除了珍藏那一滴心底的淚,無言的走遠,又能有甚麼選擇?

要在時間的荒野,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於千萬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愛人,那是太難得的緣份,更多的時候,我們只是在彼此不斷地錯過。

錯過楊花飄風的春,又錯過了楓葉瑟索的秋,直到漫天白雪,年華不再,在一次次的心酸感嘆之後,才能終於了解——即使真摯,即使親密,即使兩個人都已是心有戚戚,我們的愛,依然需要時間來成全和考驗。

這世界有著太多的這樣那樣的限制與隱祕的禁忌,又有太多難以預測的變故和身不由已的離合,一個轉身,也許就已經一輩子錯過。

要到很多年以後,才會參透所有的爭取與努力,也許還抵不過命運開的一個玩笑,上帝只在雲端眨了一眨眼,所有的結局,就都已經完全改變。

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種幸福,在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種悲傷。

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聲嘆息,在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種無奈。

回憶的花瓣掠過心湖,泛起片片漣漪,愛不是千言萬語,也不是朝朝暮暮,愛是每當午夜夢醒時,發現內心牽掛的依然是遠方的你。

作者:張小嫻,1967年11月3日出生於香港,香港女作家,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1993年為《明報》撰寫「嫻言嫻語」專欄文章。1994年於《明報》連載《面包樹上的女人》而出名 。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