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 對呀,就是嫌你窮才離婚的

深度好文 hahall


其實有時候傷女人最深的並不是那種出軌的渣男,而是那種你挑不出大毛病的直男癌,在他們世界裡,三十必須而立,創業就是他們三十而立的救命稻草。

所以這個社會上才有那麼多創業婊。在他們的觀念裡,男人必須有錢,只要事業成功就是好男人!所以工作永遠第一,老媽第二,兄弟第三,老婆永遠是無怨無悔犧牲的那個。

發小吳妤離婚了。

這個消息在朋友圈炸了鍋。

朋友紛紛捶胸頓足,從此不再相信愛情了。

有八卦的朋友問,「那麼恩愛的糢範夫妻怎麼就突然離了婚?」

男性朋友惡狠狠地說,還是因為老任窮!天下的女人都一樣,嫌貧愛富,虛榮!談戀愛時說甚麼有情可以飲水飽,結了婚一切都變了!變得即物質又市儈。

女性朋友則為吳妤打抱不平,「對啊!就是嫌你窮才離婚的!結婚前,我可以陪你一起吃糠咽菜,但是我不能容忍我的孩子和我一起顛沛流離。窮的連孩子尿片都買不起,你還有理了。你可以窮一陣子,但不能,窮一輩子,更不能窮的心安理得!

吳妤和任幸是我們學生時代的金童玉女。長得賞心悅目也就算了,倆人學習還特別好,把第一名,第二名倆人輪著坐,還把第三名甩老遠。羨煞旁人。

相戀十幾年他倆是中學時代唯一有情人終成眷屬的一對。

兩個人感情一直很好,大學畢業後就結了婚。

任幸是美術學院出名的大才子,實習時被導師介紹到設計院,幾年後就升為項目經理。

小日子眼看越來越好,自從任幸辭職創業後,一切發生了變化。

五年前,性格內向的任幸受不了沒完沒了的應酬。在一次喝酒喝到胃出血後,任幸毅然決然辭職。連同美院裡睡在下鋪的兄弟一起開了個設計公司。

精明開朗的兄弟負責公司對外公關和公司賬目,任幸負責內部管理等一切事務。

吳妤懷孕的時候,任性正在創業初期,幾乎所有的產檢都是自己去的。

在北京幾乎每個婦幼醫院都是人滿為患,其他孕婦都是一家人陪同,只有吳妤一個人挺著大肚子排隊掛號,等著叫號。任性的理由很簡單,公司創業初期,正是最缺人手的時候,公司離不開我!

有一次吳妤給我打電話,早上忘記吃早餐的她,量血壓的時候只有35/65,她站起來的兩眼一黑,差點暈倒。如果不是旁邊的孕婦扶住她,她可能就倒下去了。別人孕期都高血壓,血糖高,只有她瘦骨嶙峋,低血糖,低血壓。

任性偶爾陪她去產檢一次,因為排了一上午的隊,罵罵咧咧,說白白浪費一上午,耽誤公司很多急事,給她甩了一上午的臉色。從此以後沒再陪她產檢。

任性那份煞有其事的嘴臉讓吳妤心寒不已,她覺得他哥們是不是給他滾迷魂湯,讓他把公司視為生命,把大肚子的老婆視為空氣。

吳妤生寶寶的時候,任幸在外地趕一個非常緊急的項目。孩子出生十天後才回家,在家待了三天就被兄弟的催命奪魂電話叼走了。

生完寶寶後,吳妤一直在娘家帶孩子。任幸在外地打拼。

為了能讓老婆孩子過上好日子,任幸就像上了發條的機器拼命工作。一天工作18個小時,一年365天全年無休。

那時候孩子尚小,倆人又兩地分居,照顧孩子的重任全落在了吳妤身上。

任幸創業初期不賺錢,沒法養家。孩子剛滿三個月,吳妤就拜托媽媽照顧,自己去上班。

那時候雖然日子窮點,苦點,但吳毓覺得挺有奔頭,任幸很拼命,他的兄弟也聰慧過人,運籌帷幄,公司訂單不斷,生意蒸蒸日上。

第一年年底分紅,任幸沒拿到一分錢,灰頭土臉回了家。面對吳妤質疑的目光,任幸解釋道「哥們說,年底外面的欠款沒收回來。年後回款再說。」

這個理由還算合理,吳妤勉強相信了。

沒想到,第二年,第三年,任幸依然沒有分到任何錢。理由也是花樣百出,欠款的工廠倒閉了,錢追不回來了;訂單雖然越來越多,但是利潤越來越少;催款越來越難了,現在欠錢的都是大爺……

整整三年,任幸不僅沒賺到錢,也沒管過孩子,一門心思投入到所謂的事業中。任幸窮的只剩下夢想了,就連衣服內褲都得吳毓在網上給他淘9塊9 包郵的。

而他的那個口口聲聲說公司不賺錢的哥們兒,三年內在濟南、青島、威海買了三套房,換車、換房、換行頭,除了老婆改換的全換了。

他的老婆原來是事業單位會計,現在也辭職在家做全職太太,兼職管管公司財務。

偶爾兩家人一起吃飯,吳妤和任幸就像一對從貧民窟裡跑出來的難民,而對方夫妻卻渾身珠光寶氣,亮瞎了吳妤的眼。

第四年,當任幸又哭喪著臉回家,說一分錢沒分到時,吳妤徹底炸了。

「生意那麼好,天天說不賺錢騙鬼呢!」

「生意不好,他們三年買了三套房,現在還在看第四套,咱倆卻還擠在我媽家,房子連看都不敢看。你問問你哥們兒,他買房子的錢是從天下刮下來的麼?他老婆不上班,他們還房貸的錢是從銀行搶來的麼?」

任幸低下頭,囁囁嚅嚅地說:哥們兒說,房子是雙方父母幫忙買的,他們炒房也是為了多賺點錢,公司資金流轉不動的時候應急。

吳妤氣不打一出來,你哥們兒說甚麼都是對的,你腦袋都不帶轉的,他們雙方父母都和我們一樣是普通工薪家庭,哪來那麼多錢?廢話我也不多說了。既然這個破公司不賺錢,那就別幹了。你回來咱倆隨便做點甚麼都比現在強。

那次吳妤軟硬皆施,最後拿出來殺手鐧,要麼創業,要麼離婚。

任幸想了想吳妤說的也對。整整四年了,他拼了命在忙事業,卻一無所有,孩子馬上上小學了,沒戶口,沒房子。這些年來他為了這份虛無縹緲的事業幾乎錯過孩子的成長。而當年那個貌美如花的老婆也被歲月摧殘的未老先衰。

任性的兄弟是一個極其不負責不靠譜的渣男,他總是給任性灌輸「女人比咱們想象的要堅強!不用管她們!你看我老婆生孩子,帶孩子,都是一個人搞定,都沒讓我操心。女人不能太寵,要逼他們學會堅強。你看我老婆現在多厲害,一個人帶倆娃還得操心咱們公司的財務問題。這都是跟著鍛煉出來的!」

在兄弟的洗腦下,任幸一門心思創業不賺錢,養家的重任全部落在吳妤身上,她白天在設計公司上班,晚上接私活去幫別人畫手繪牆,周末還得去美術輔導班兼職老師,平時還在網上做微商,賣童裝。她一個人身兼數職,為了就是撐起這個家,成全任幸可笑的創業夢。

前兩天,吳妤子宮查出一個小腫瘤,還不知道是良性惡性,需要切除後做活檢確認。

嚇得吳妤趕緊去買了一份人身保險。她哭著說,我不能倒下啊,我倒下了孩子怎麼辦?我父母怎麼辦?

吳妤拿出保險給任幸,非常淡定地說,如果腫瘤是惡性的,也不要給我治了。反正咱也沒錢治。等我死了,這份保險全部留給兒子和我媽,希望你不要和他們搶。你有哥們兒,你可以跟著你的哥們兒混,他們一無所有。

任幸哭得一把鼻子一把淚,當天晚上連夜開車回公司把行李全部拿回家。

他像吳妤保證,不再跟著不靠譜的兄弟創業了。好好找份工作,承擔起養家養孩子的重任。

吳妤做手術的前一天,任幸的哥們兒來了,還帶了兩萬塊錢,一直強調,公司真的沒錢,這兩萬塊錢是借的。

任幸感動的一塌糊塗。哥倆推心置腹的長聊一夜,哥們兒先是各種哭窮,然後繼續給任幸各種畫餅,咱倆一起打江山,現在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你甘心就此放棄麼?

公司肯定會賺錢的,今年肯定賺錢,你再堅持一下,哥們兒拿人頭給你保證,絕對不會做昧良心的事。

兄弟,公司不能沒有你,你就是頂梁柱,你走了,公司就完了,你不能丟下哥們不管啊!

各種迷魂湯灌完後,任性暈頭轉向地給哥們兒拍著胸脯保證「兄弟一起創業,其實我也不在乎那點錢,我最看重的是兄弟之間的那份情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好哥們一起創業打江山,要得就是這份痛快!」

吳妤手術很成功,腫瘤是良性的,大家長舒一口氣。

吳妤出院後,任幸又收拾好行李跟哥們兒回了公司。

萬般絕望地吳妤提出離婚。

任幸死活不同意,他非常委屈,這些年來我也一直在拼命努力工作啊,我又沒有游手好閑,不務正業。我之所以創業也是為了這個家越來越好。你為甚麼就是不相信我呢!我哥們兒說得真沒錯,創業最難的不是工作辛苦,還是身邊的家人根本不相信你會成功。你就不能像嫂子一樣,相信我們一回呢?

吳妤歇斯底裡地喊道「任幸,你他媽的就是一個創業婊。打著創業的名義,不賺錢養家,不管孩子。

別人創業就是為了賺錢,你創業為了啥?為了情懷,為了兄弟情誼,為了成就感,為了逍遙自在單身生活?

創業是為了讓這個家越來越好,我不求你大富大貴,我只求你能夠給我分擔點養家的重擔。

你如果能像你哥們兒一樣,讓我在家帶孩子遛狗逛街,給我買三套房子,我也百分之兩百支持你創業。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出去找個穩定的公司,憑你的能力找個年薪20萬的工作不難吧!你如果繼續跟著心機婊兄弟創業,咱倆就離婚!這事沒有商量的餘地!」

任性理直氣壯地說,我都30多歲了,不可能再給別人打工了。我死都要創業!你給我一點時間,明年,明年肯定能養家!一年不行兩年,兩年不行我死磕十年,一定能成功,相信我!

吳妤崩潰了,歇斯底裡地說「任性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公司不可能虧損幾十萬,你哥們兒說甚麼都信!如果公司不賺錢,他們幾百萬的房產都是大風刮來的麼?

我都被你逼抑鬱了!再等你十年我就死了!沒有非創不可的業,只有瞬間抑鬱的媳婦啊!」

任性把頭搖成撥浪鼓「不可能!我們倆穿開襠褲一起長大,我哥們不可能騙我!」

任性到現在怎麼都想不明白,為甚麼結婚前,你不嫌我窮,一個月幾千塊錢,住在地下室裡,吃泡面也有情飲水飽。

現在你怎麼就變了呢?變得那麼物質,那麼虛榮,那麼愛財,那麼不可理喻,那麼暴躁!

萬念俱灰的吳妤提出離婚,她說,任性你變了,變得我都不認識你了。我們兩個現在三觀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越偏越遠。

任性瘋狂的咆哮,你丫不就是嫌老子窮才離婚麼?

吳妤絕望地說,對呀!就是嫌你窮才離婚的!

你不僅窮,你還愚蠢、弱智、玻璃心、沒擔當。你的缺點多如繁星,窮只是最純潔,我最能接受的缺陷。

別人拿你當猴耍,把你賣了你還幫人家數錢呢!

你可以不心疼我,你總得想想兒子和你爸媽吧!你可以為了那點可笑的尊嚴繼續創業,你讓我們全家喝西北風麼?

任性一把把吳妤推到地上紅著眼睛嘶吼到「離,現在就離!立刻馬上!誰不離誰是孫子!」

吳妤的腰撞在餐桌上,鑽心的疼,這些年來,她因為過度勞累累出腰椎盤突出,而眼前這個男人毫不領情,一門心思沉浸在哥們兒給他編制的美夢裡!

離婚後,遍體鱗傷的吳妤帶著兒子去了南方的海濱城市。

媽媽是一個傳統思想觀念特別嚴重的女人,她覺得吳妤離婚離得太沖動了。任性是不賺錢,但他又沒有犯原則性錯誤,基本還是一個努力上進,無不良嗜好好男人,怎麼就不能再給他點時間。

吳妤苦笑著說,最傷人的就是他這種好男人。其實有時候傷女人最深的並不是那種出軌的渣男,而是那種你挑不出大毛病的直男癌,在他們世界裡,三十必須而立,創業就是他們三十而立的救命稻草。所以這個社會上才有那麼多創業婊。在他們的觀念裡,男人必須有錢,只要事業成功就是好男人!所以工作永遠第一,老媽第二,兄弟第三,老婆永遠是無怨無悔犧牲的那個

其實,我的要求並不高,我只是想要一個知冷知熱的男人,安安穩穩的過好這一生。

吳妤受不了媽媽每天哭哭啼啼,還覺得自己離婚這事特丟人,一咬牙帶著兒子去投奔在南方海濱城市開設計公司的大學老師。

南方小城的天格外的藍,不像北方城市總是霧霾不斷,以前在北方的時候,吳妤每天都覺得天壓抑喘不過氣,現在蔚藍的天、好看的雲、芳香的空氣,讓吳妤豁然開朗。

吳妤的專業底子很好,又肯吃苦,工作能很強。兒子讀幼兒園後,她每天下班後都畫一會國畫,有時候兒子看著好玩也跟她一起塗鴉。

在老師的鼓勵下吳妤開了公眾號和微博,每天發一些自己畫的國畫,寫一些心靈感悟以及她和任性的故事,一年間竟也積累了不少粉絲。

有一個男性讀者,自從吳妤開公眾號第一天開始,每天第一時間給她留言贊賞,一年365天,從未間斷,偶爾他也會稍作評價吳妤的畫,竟也頭頭是道。身邊像這樣的追求者也越來越多。

心情大好的吳妤在微博感慨道「離開你以後,才知道我的命有多好!」

那個執著的男性讀者發了一串流淚的表情。

男性讀者要來吳妤的城市出差,第N+1次懇求要見一面,吳妤一如慣往的拒絕,不行,我白天工作,晚上和周末得陪孩子。

那就帶著孩子一起!正好我也想拜訪一下這個靈氣非凡的小畫家。

吳妤對這個藝術鑒賞力超強的神祕男性讀者也充滿了好奇,欣然同意。

約定見面的那天,在街角的咖啡店,兒子突然飛奔起來,嘴裡還大聲喊著「爸爸!」

大學導師煞有其事的給吳妤介紹:「這是咱們分公司的藝術總監任性,畫那叫一個好,絕對在你之上,有時間你麼可以切磋一下!」

任性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我哪有網紅畫得好!十幾年了,從未超越!」

吳妤笑了,眼角閃爍著晶瑩的淚花。

夕陽的餘暉斜灑在任性的臉上,吳妤發現他依然是十幾年前,那個讓她怦然心動的明亮少年。

作者簡介:蘇小昨,專欄作家。紀中三鑫雙語學校理想學堂文學教練。意林《作文素材》特約公益講師。新書《我遇見過很多愛情,卻沒遇見你》當當熱賣中!公眾號:蘇小昨(wangruike1987) 新浪微博:@蘇小昨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