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將遠行的人,祝你們一路平安

生活 hahall


熱鬧過後,我們又要踏上離開家鄉、在外打拼的路了。

我收拾著行囊,看著熟悉的臥室,忽然發現,這些年,臥室裡面的東西不再是自己的,自己的東西越來越少,除了小時候的相片,就是給家裡寫的信和上學時的記憶能勉強證明自己曾在這裡住過。

代替自己作業本和籃球服的,是父親的不用雜貨和母親不穿的衣服。

我忽然開始意識到,自己離開家在北京打拼,已經9年了。

這些年,一次次的來來回回,一次次的告別再見,早已習慣在路上的節奏。

不習慣的是父母逐漸斑白的頭髮和他們老去的面龐。

幾天前我和高中同學見面,他們一個人在深圳,一個人在北京,我問他們,這麼多年的漂泊,回到故鄉陌生嗎?

朋友喝完杯子中的酒,說,都不知道回來該找誰聊聊天了。

我從窗外望著家鄉逐漸挺拔的高樓,忽然惆悵了起來:是啊,那些留在家鄉的朋友,早已結了婚生了子,我們聊不到一起;那些遠飄的人,又很少能回家,我們沒法好好聊。

我們操著一口外鄉口音回到家鄉,看著熟悉的街道,陌生的高樓,不知道自己幾時變成了客人。

家鄉,變得熟悉又陌生。

朋友前幾天離開了家鄉繼續回到北京,臨走前,他告訴我,雖然不舍得,但還是要走。

我問,那為甚麼非要走,何必委屈自己呢?

他說,因為我們回不去了,只能往前走,每個遠飄的人,都在走一條單行線,回來就輸了。

他說的有些難過,那語言和表情,讓我想到曾經的青春,這些年,朋友沒變,變化的是經历的故事,滄桑的是青春的面孔

魯迅在《故鄉》裡說過那段讓人想要流淚的句子:老屋離我愈遠了,故鄉的山水也漸漸的遠離了我,但我卻並不感到怎樣的留戀……那些地方,我本來十分清楚,現在卻忽地糢糊了,又使我非常的悲哀。

的確路在前方,沒人讓你登上離開的火車和遠行的飛機,可我們卻義無反顧的離開了家鄉,去更遠的地方,只因為,我們想成為更好的自己。

我記得幾年前在上海出差,一個老鄉在喝多後問我,咱們這麼辛苦在這異鄉打拼是為了甚麼?

說這話的他,已經是一個上市公司的部門主管了,我只是沒想到,一個這樣成功的人,也會問這麼感傷的問題。

我搖著頭說不知道。

那天上海的風吹亂了他的頭髮,喧鬧的霓虹燈讓他顯得格外孤單,他筆直的西裝上落著他的頭皮屑,幾天沒有洗澡的忙碌被那些白色粉末無情的出賣了,他迷茫的問著,像是問著我,但更像問著自己。

去年,他結婚了,有了恩愛的老婆和可愛的孩子,孩子滿月時,他帶老婆和兒子去照相,然後發了朋友圈。

九宮格上,他寫了一句話:那些顛沛流離的日子裡,僅僅是想讓自己有個家,現在,有你們的地方,就是家

我忽然想到我在幾年前寫的一段話:現在一個人顛沛流離的努力,就是為了以後不要和愛的人居無定所。

那些純粹努力的理由,其實可以很簡單:不讓愛的人受苦;過上自己想過的生活。

或許,許多人終其一生的努力,只為了成為一個體面的普通人

沒人喜歡火車站離別的回首,沒人喜歡飛機場轉身的背影,那你為甚麼還有走?為甚麼還要去更遠的地方?

因為,現在的離別是為了更好的相聚,因為你想成為一個不一樣的人。

朋友曾經告訴我,他每年回家最開心的,就是聽自己的父母跟他們的同事街坊說到自己的時候。

朋友說:我不努力,他怎麼吹牛啊?

我當老師的時候,無數的孩子問過我一個問題:老師,我要不要畢業後去北上廣啊?

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我告訴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你可以選擇畢業就結婚生孩子,也可以選擇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比如去更遠的地方,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小城市的關系人情味重,大城市更包容相對更公平。

有時候,家鄉許多崗位沒有關系寸步難行。可你不想求人,想要靠自己的肩膀扛住一片天,你想跟父母證明自己是最棒的,你想跟自己較勁說自己已經長大了,想去證明你不靠別人也能活的很好。

所以,你選擇了遠方。

你知道,在北京你能有機會去「四大」成為頂級的風投,在小城市你只能找關系進個銀行;在上海你能有機會成為知名電影編劇,在家鄉你只能靠父母找個報社當編輯;在深圳你可能成為月薪百萬的文案高手,在家鄉或許你只能考個公務員。

的確,雖然職業沒有貴賤,但關鍵看你想成為一個甚麼樣的人,做甚麼樣的事情,你想成為不一樣的自己,所以你選擇了遠方。

你知道那一路不會很容易,你知道離別痛苦,你知道既然選擇了遠方,就註定要常常風餐露宿,就必然要習慣風雨兼程。

但那是你自己選擇的路,就義無反顧的走完吧。

新年就這麼開始了。

遠行的人,祝你們一路平安。

願你在路上能看到更美的風景,認識更多的人,見證更不一樣的自己。

最重要的是,要記得,家永遠在身後,那是你拼累後的港灣。

願下次歸鄉,你的肩膀會更寬,看到的會更多,懷抱會越暖,步子會更大,心會越平和。

那是一個更好的你,帶著自信和愛凱旋。

作者丨李尚龍
轉自微信公眾號: 灼見 (ID: penetratingview)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