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 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對他好

深度好文 hahall

大千世界,熙熙攘攘,皆為利來,皆為利往,我們眼中的朋友,也許並沒有把我們當朋友,我們只不過是被利用了一下而已。

認識大明是在2003年,那時候我還是一個窮光蛋,而他已經是我眼中的有錢人。他開一輛昌河車,穿得也時髦,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那賊亮的尖頭皮鞋,我們抽6.5元的綠芒果,他抽10元的紅塔山。這家夥嘴甜,見面笑臉相迎,舟哥長舟哥短,時常和他一起去老城吃楊記燴面,偶爾還能有個肉菜,美哉。大明腿腳也勤快,有甚麼事,給他一個電話,他就能救急。我們儼然已經成為好朋友。大明給我電話,說想借3萬塊錢,三五天就還。我沒錢,但既然大明開口,定是有難處,這個忙我要幫的,打腫臉充胖子,我向同學K借款給大明送去。大明收下,說給我打個借條,我還哥們義氣地拍著胸脯說,都是朋友,這點錢算甚麼,打條就外氣了。這一借不當緊,從大明的3天還,到3個月還,到後來的3年一定還,再到現在的13年都過去了,人都不見蹤影了,更不要提那3萬塊錢了。

常言道:借錢見人品便是如此。

生活中,總有這樣一些人,他們來的急速而熱情,去的迅速而冷清,我們被狠狠地忽悠了一下,才知道自己的好心被利用了。不過也好,有了這些借錢不還、言而無信的人,才讓我們更加清晰地明白了誰是我們的真朋友,才讓我們更加珍惜那些一言九鼎、誠實守信的好朋友。

朋友D來向我訴苦:半年前,他介紹了朋友M和H認識,三個人相處融洽,後來D就發現M和H已經把他拋開,原本三個人經常在一起吃飯、打牌,現在已經是他們兩個單獨行動,他和M及H之間的商業來往也在逐漸的縮減,M和H已經跨過他這「建橋人」開始了單線生意,他還發現這兩個人在偷挖他原來的客戶,自己的生意嚴重受到了影嚮。

D向我求教,還想挽回和這兩個人的友誼,看我有甚麼高招?我說,方法只有一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低價傾銷,賠本幹,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們兩個賠不起,他們被擠垮的時候也就是你東山再起、壟斷市場的時候。

一年後,果真如此,朋友D賠了近100萬,而M和H的商店被迫關門。當M和H再度找D拉攏關系的時候,他問我該怎麼辦?我給他講述了我曾經遇到困難,幾個好友都是直接掂著十幾萬的現金來救急的故事後,我反問他:經历一些事兒,認清一些人,難道你還沒有汲取經驗教訓?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奇妙,甚麼人都有,甚麼鳥都有,各式各樣,形形色色。那些見利忘義、過河拆橋的人,總有一天會露出馬腳,他們在利益面前放棄了情義,朋友之間的友誼在他們可以攫取的金錢面前分文不值,這些人,讓我們更加真切的看清背信棄義的兇險,讓我們更加深刻的懂得江湖救急、雪中送炭好友的難能可貴。

2010年,朋友Y找到我說某公司招聘人,看能不能把媳婦安置進去,這個公司是外資企業,工資待遇算是我們這個地區最高的,雖然我和公司的楚總關系甚好,但我不想把關系用盡,就婉言謝絕。沒過幾天,Y再次央求我,說知道我和楚總的關系,幫了這個忙我就是他們家恩人,還說媳婦已經把現在的工作辭了,現在是破釜沉舟,就指望我了,我是他家唯一的救命稻草。

感覺到Y的真誠,我就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楚總,楚總採用迂回方法,最終總算是把這件事情辦妥當,用工合同正式簽訂後,便再也沒有了下文,Y當時許下的承諾也沒有見他再說起,我也不好意思提,最後還是自掏腰包請楚總吃了個飯。

更奇葩的是2012年,我開車出了一次交通事故,被撞的是Y的朋友,Y到現場後不但沒有調和還站在他朋友立場百般刁難我,最後我割地賠款。我的身邊,像Y這樣的人,還不止一個。有時候,不得不佩服那些知恩不報、恩將仇報的人,他們是如何練就的這麼厚顏無恥?有時候,我都懷疑自己當時怎麼就瞎了眼,幫他們這個忙?當然,我更加懷疑的是,這些人是不是就沒有任何的教養和道德可言?他們如此卑劣的行徑是如何在這個社會安身立命?

說起Y ,我便想起了許多我曾經幫助過的一些朋友,有的我連他們的名字都沒有存,每逢過年過節,他們都會發來簡訊祝福或對我曾經的幫助表示感謝,雖然只有簡單的幾個字,卻讓我感到無限的溫暖。

我一直認為,朋友之間的友誼就是在一次次的麻煩和幫忙中不斷建立和加深的,如果相互之間無所求、無所幫,就會像兩條平行線,沒有交匯,便也不再有情誼可談。

經历了諸多世事難料和滄海桑田,才會在某一刻突然開悟,原來,我們都是被逼著長大,所有的傷痕累累和曲折彎彎不過是世道輪回中自己本該品嘗的苦果,眾生皆苦,誰都放不下、逃不掉。

我們所走過的路,經历過的事,閱历過的人,都是這一生必須完成的宿命,那些來擾亂我們生活、打亂我們心智的人,他們給予的也是我們人生成長的必經一課。

風雨過後見彩虹,經历過後我們要明白,這個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對他好。

孔子曰: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又曰:以直報怨。

轉自微信公眾號: 天湖小舟 (ID: tianhuxiaozhou)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