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動不叫愛情,心定才叫

深度好文 hahall


心動了不叫愛情,心定了才是愛情。

一句話說到心裡去了。

十七八歲的時候,認為愛情就是心動,一定要有小兔子跳出來的感覺卻沒有面對面交流的勇氣,遠遠地觀望默默地歡喜就覺得可以記住他一輩子。

二十多歲的時候覺得愛情就是山盟海誓,寧可山崩地裂也別不要細水長流,覺得只有轟轟烈烈刻骨銘心的愛情才不枉來這世間走一遭。

三十歲出頭,方覺得困難時的不離不棄、孤獨時的牽手相依、你快樂時他的滿心歡喜,卻勝過一切鮮花美酒、燈光旖旎。因為經历,所以懂得;因為曾經失去,所以方要珍惜。

我一直認為別人的幸福並不值得去羨慕,也不要貿然拿來和自己比較,他們有他們看得見的幸福,就一定有別人看不到的痛苦。

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光,對於未知世界的敏感程度一定是低於體會孤獨的單身者的,往往讓世人崇拜或贊嘆的那些大作家和藝術家,感情幸福者寥寥。一個人相處的時候,我們有更多的精力和時間去體會這個世界。

兩個人相守,就勢必要分絕大部分的精力在處理兩個人甚至兩個家庭的關系上。

我們很難說尋常百姓的人間煙火和大千世界的未知變化哪個更動人、哪種體驗更值得。關鍵的問題就在於我們要不要去體會這個世界,去探知我們未知的東西,讓自己更完善,而不是羨慕別人的幸福。

安妮寶貝曾經說,只有感情和金錢不獨立的人才會想用結婚來改變自己

我覺得是對的,很多人都希望用戀愛來改變自己的孤獨,而真正的戀愛了,才發現不是這樣,盲目的戀愛和盲目地投入一段關系只會印證我們的孤獨。

如果我們現在期待愛情多多少少都是希望可以改變自己孤獨的狀態,所以無論和誰相愛一定都會孤獨的。因為我們是懷有目的的,寄希望於愛情,希望從中有所求,就一定會失望。

而真正的愛情就是你遇到一個人,你覺得對了,就是他了,然後你們很努力地在一起,而不是你希望要一段愛情,再找一個甚麼人來填這個空缺。我們總是大嚷我們的愛情怎麼還不來啊還不來,其實只是一種發洩與玩笑罷了。

曾經的在我二十三到二十七歲的那段時期,看到身邊出雙入對的同學朋友,即使單身的,不是在相親中就是在去相親的路上。

我也曾經非常迫切地想要通過相親來快速地解決自己單身的狀態,頻繁地將自己置身於各種相親的場合,卻一次又一次的「鎩羽」而歸。

相親的次數不少,卻無外乎三種結果:你看不上對方、對方看不上你、互不反感禮貌性地進行了幾次索然無味的約會後就再也沒有了下文。

再之後,我也累了,也開始不斷反思自己在相親過程中急功近利的不良心態。

直到過了二十九歲的某一天,我忽然覺得自己開始一點點接近真正的平和和成熟的心態。

我忽然意識到原來一個人29歲單身的日子也並不糟糕啊。

我除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外,閑暇時專心看專業書、看小說、看電影、練瑜伽,我開始嘗試寫作來實現心底很久以前當個「自由作家」的心願,我生活充實到根本沒有時間思考我還在單身怎麼辦的問題。

我忽然意識到原來沒有男朋友也是一件死不了的事情啊,我開始坦然面對外人的窺私式打探,甚至可以自嘲式地打趣自己30還未嫁出去真是「慘絕人寰」。

記得某位很知名的作家在某篇文章裡說過,當一個人開始能夠真正面對自己的問題並且可以毫無障礙地去談論這件事情的時候,你才真正放下了它。

當然,我很慶幸我自己生活在北京。在這個號稱「帝都」的大城市裡,還有著和我一樣規糢龐大且日益成為社會問題的大齡單身女性。

我身邊也有不少,但與家長眼中的「老姑娘早晚會變態」的言論不同,她們非但沒有變態,而且活得個個精彩,一天比一天活得像個妖孽。她們率性而為活在當下的心態也曾在我最低落時讓我看到了光明。

雖然後來也有不少姑娘遇到了意中人結束了單身,但我相信,她們的幸福來自於對自我的不斷追求和對生活多種可能性的勇敢嘗試。

對於她們來說,婚姻也並非意味著就此告別精彩整日灰頭土臉,婚姻之於她們而言,是另外一種生活方式的嘗試,也一定會充滿著未知和驚喜。

當你開始真正能夠駕馭你的生活,主宰你的意識而並非被生活牽著鼻子走的時候,你人生的春天才開始來臨。而之前的一切,都是在為享受春天做著準備。

文 | 變態女律師
轉自微信公眾號: 毒舌來啦 (ID: dushelaila)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