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快四十歲了,那又怎樣?

深度好文 hahall


今天早上照鏡子的時候,我發現發間有一根白發。

頭髮根是白的,發梢是黑的。我怔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把它拔下來。

是從去年還是今年開始,我的頭上逐漸有了白發。偶爾會發現一根,藏在我密密的發絲中,起初我一定會把它們拔下來,現在已經逐漸放任不管。

「我36歲那年開始長白頭髮,當時特別不能接受,我還以為是你爸成天氣我氣出來的呢。」婆婆在一旁似是寬慰地對我念叨。

等下,36歲?我有點怔住了,我今年三十幾歲?不知道從哪天起,我不能脫口說出自己的年紀,被人問起,總要用今年的年份再減去出生時的年份才能得出正確答案。

也不知道從哪天起,單位新進的同事,每個都比我小,先是84年85年,再是88年89年,然後是90後。最近新入職的一個姑娘是93年,我大她整整一輪噢。

也不知道從哪天起,偶爾和大學同學或中學同學聯絡,說到好久不見:「咱們有幾年沒見面了,五六年了吧?不對不對,快十年了。」

天吶,十年?人生一共有幾個十年呢?

那天一個快三十歲的姑娘問我,清淺姐,你有年齡上的恐慌嗎?她很不能接受自己馬上三十歲了卻依然「一事無成」。

我的確有過恐慌的,張小又一歲時,我尚在家做全職媽媽,帶孩子之餘寫寫網路小說(別問我寫的甚麼,反正是沒火)。直到某一天,我倉皇地意識到自己馬上就要35歲啦,我著實嚇了一跳,然後決定不能繼續在家混日子了,果斷出去找工作,到如今,轉眼三年多,一年半前我開始利用業餘時間寫公號,雖然忙碌卻覺得非常充實,很欣慰自己光陰沒虛度

一個往四十歲奔走的女人,上有老,下有小,每天匆匆忙忙,要上班,要寫作,想讀書、想運動、想學東西,然而,大部分下班後的時間終歸還是要用來陪孩子,總感覺時間有限,有時甚至感覺自己像只上緊了發條的小鬧鐘。

我認識很多正往四十歲奔跑的女人,她們大多是孩子媽媽,有的是企業中層,有的在創業,有的在家全職寫作,個個恨不得三頭六臂,手腳並用,她們忙碌而充實,偶爾可能也會驚訝,天吶,我快要四十歲了嗎?可是,也只是驚訝那麼一下下,這並不會亂了她們的步調,她們照樣把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事實上,當我往四十歲奔跑的時候,才發現快四十歲的女人,不但可以活得很精彩,甚至有可能絕處逢生,在轉角看到不同的風景。

昨天去健身房騎車,發現換了個新老師。因為騎動感單車會出很多汗,我一般不戴眼鏡,所以也沒細看新老師是誰。昨天終於學會了車上單腿俯臥撐,我無比欣慰,甚至沾沾自喜,下課時才發現,單車老師竟然是騎友雅莉。

雅莉今年39歲,一年多前開始在這家健身房健身並迷上了騎單車,原本只是想把身體練結實點兒,迷上騎單車後發現自己非常享受騎車,而且越騎越好。

最近健身房開了一家分店,需要一個帶課老師,原先的老師便推薦了雅莉。

兩年前雅莉的姑娘讀初三,為了全力支持女兒中考,雅莉辭職了,辭職後才發現自己非常不習慣「老媽子」的生活,她每天過得非常焦慮,她老公看她無所是事的樣子,就在健身房幫她辦了張卡。

「當時我還罵他亂花錢,心疼得不得了。」雅莉笑著說,「我怎麼也不會料到,40歲生日前兩個月,竟然會成為單車老師,我感覺自己非常幸運,命運有時候真的很神奇啊。」

我來這家健身房時間尚短,沒有見過雅莉從前的樣子,但是另一個騎友說,那時的雅莉精神非常委靡,一臉的焦灼不安。

我打量著現在的雅莉,因為剛從單車上下來,她的臉上紅撲撲的,額頭上有著細密的汗珠,鬢角微濕,我在她身上看到了運動後的活力美。

一個快40歲的女人,世界突然給你打開了一扇窗,雅莉說自己幸運,我覺得40歲發現了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誠然是幸運的,但能成為單車教練,卻不是幸運那麼簡單,終歸還是離不開自己不懈的努力吧?

是的,嘗試改變,讓一個焦灼的女人重新找回自信,也讓她在四十歲來臨前,突然找到了目標和方向,這又何嘗不是柳暗花明又一邨呢?

十年前,一個叫蕓寶寶的姑娘和我聊天,那時我們都二十歲出頭,偶爾談論將來,蕓寶寶說,我才不要活到四十歲,那得多老?現在,我很欣慰地看到她正在往四十歲的門檻上悠然邁進,帶孩子、做烘焙,閑暇之餘還做手工,是的,四十歲的女人不但不「該死」,還可以活得很精彩。

於我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十年前,如果讓我突然老去十歲,我大概寧肯自殺,然而36歲還是不知不覺地來了,正如張愛玲所說:對於三十歲以後的人來說,十年八年不過是指縫間的事。而對於年輕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好像真的是一眨眼,我成為了一個往四十歲奔跑的女人。和身邊大多數快四十歲的女人一樣,我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年齡,也努力活出這個年齡的精彩。

快四十歲的女人,吃飯開始關注健康,少鹽少油,早睡早起堅持鍛煉。

快四十歲的女人,開始明白家人和小孩兒,是比事業成功更重要的東西。

快四十歲的女人,開始關注自己的內心,希望自己有一顆平靜快樂的心。

快四十歲的女人,也可以在下雨的時候抱著小孩兒拼命跑,依然很有活力。

快四十歲的女人,也可以一躍跳上臺階,風風火火如小姑娘。

快四十歲的女人,偶爾也會撒個嬌,依然有一顆少女心。

快四十歲的女人,也可能因為一個笑話,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快四十歲的女人,也有可能因為一點小事和閨蜜擲氣。

是的,我快四十歲了,現在的我不再懼怕歲月,不再害怕蒼老,我只想活得更精彩更自我,希望舉手投足前,自帶優雅風情

張學友在《她來聽我的演唱會》中唱到,「四十歲後聽歌的女人很美,小孩在問她為甚麼流淚,身邊的男人早已漸漸入睡,她靜靜聽著我們的演唱會。」是的,四十歲的女人,有男人,有小孩,依然可以流著淚聽張學友的演唱會。

嚴肅八卦的掌門人,應當比我年輕幾歲的蘿貝貝說:「總有一天你會老,到了老花眼和絕經的程度,依然可以很迷人。」貝貝還說,容貌會衰老,但美麗會生出新的樣子。

美麗,不一定是指一個人的容貌或體形,也可以是一個人說話的樣子,還可以是認真工作的表情,甚至一個人積極生活的態度。

是的,我快四十歲了,我頭上有了白發,但是,那又怎麼樣?

作者:李清淺,微博@清淺李。即使生活給了我一地雞毛,我也要把它紮成漂亮的雞毛撣子。微信個人公號:李清淺(ID:wliqingqian)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