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有些女生,注定無法活得很高級?

深度好文 hahall


有一個師妹在紐約生活了很多年。

她在紐約讀了金融碩士,很順利地畢業後找到了華爾街的工作。優渥的薪水,高品質的生活,工作了兩年後,她卻說,可是華爾街終究是一條很窄的街。

「是你們把它想的太寬了。」

我記得很多年前去紐約旅行的時候,作為游客,當然是要去朝聖一下著名的華爾街。我記得當走到窄窄的街口,看到路牌寫著Wall Street的時候,還真是有一點激動。原來這就是電視裡經常看到的華爾街。

也是不可免俗地在那頭大金牛前留下一張照片。我不炒股,也不盼甚麼牛市,但是,就是一定會想要和大金牛一起拍一張照片。

所以,當師妹說,華爾街終究是一條很窄的街,我並不能同意。

雖然,現實中,確實是一條窄窄的,僅寬11米的街,但是它是世界經濟的中心,直到如今,低位依舊舉足輕重。

我對她說,「你在華爾街工作,和世界的中心離得是那樣近。」

師妹在華爾街做了兩年金融老本行後,賺了一些錢,然後在眾人的目瞪口獃中,一擲千金,重回學校。

嗯,大家不過認為,需要一擲千金的學校不過是去讀商學院。雖說,有點貴,卻也是中規中矩的精英路線。

但師妹的千金擲到了紐約電影學院。

周圍所有人都說,你是做金融的,和創意毫無關系,甚至不客氣點講,你壓根兒就沒有電影人的腦回路。你和數字打交道,而在二十幾歲的尾巴,你說你要轉行做電影。

且不說,你放棄金融,放棄華爾街的工作是否值得,就沒好好想想,做電影,你行麼。

師妹不聞不問,辦好了離職手續,租了布魯克林更便宜的公寓,鐵了心和過去時不時在曼哈頓的酒吧裡小酌一杯的生活告別。

後來,我們看到她朋友圈裡分享著一部又一部的冷門電影,看著她和滿臉大胡子的中東導演合影,把她襯得越發嬌小,看著她變成了一個又一個冷門博物館的常客。

她常常在我們的群裡興致勃勃地說著如今的生活,好像華爾街上班永遠只穿黑白灰的她,突然在一瞬間裡被抹上了色彩。

過了很久,我才小心翼翼地問她,為甚麼當初沒有和任何人商量,一意孤行,就直截了當地選擇了這條路呢

師妹卻問了我這樣一個問題。

過了25歲,你有沒有發現,所謂重要的選擇,所謂人生大事越來越多,而我們可以與之商量的人,卻越來越少。

有時候,甚至就是沒有人可以商量。」

是啊。

我們以前小學畢業上甚麼初中,中考上甚麼高中,高考填志願選哪座城市,哪所大學,也有分歧,但有一個普遍認為好的大方向在。

那個時候,我們習慣於找人商量,我們和父母商量,哪個城市對未來發展更好,就去哪裡上大學,我們師哥師姐商量,哪個單位招實習生,哪個企業待遇平臺更好,我們就去哪裡投簡历。

因為,在25歲之前,好與不好,幾乎都有個明確標準。而我們則是一張白紙,自我意識還沒有完全形成

但是,25歲以後。

你看哪個優秀的女生,成天婆婆媽媽,和祥林嫂一樣,到處去問別人意見,和別人商量,到底自己該去哪個行業,到底自己該嫁給一個甚麼樣的人。」

師妹說,這麼多年,她最喜歡紐約的一點,就是這裡有很多很酷的人。

紐約和所有大城市一樣,人與人之間保持著適當,甚至冷漠的距離。畢竟紐約客不介意你到底是在研究外星人,還是想要拍一個耶路撒冷最偏僻邨莊的紀錄片。

大家步履匆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互相不打擾,不靠近,但你身在其中,會發現,這裡看似冷漠的每一個姑娘,其實都迷人極了。

「曾經在一個open office的日本女生,普林斯頓畢業,就是突然有一天對大家說,她要辭職了,farewell party上喝得微醺,告訴大家自己要去東南亞,去偏僻的鄉邨,做一個口述历史的研究。」

我永遠記得,那個日本女生突然告訴我們這個消息的樣子,她是我們同一級分析師裡最聰明,情商最高的一個,所有人都很看好她,然而,她就是這樣突然瀟灑地和我們告別了。」

沒有婆婆媽媽擔憂以後怎麼樣,沒有找任何人商量這個決定是否有風險,沒有來絮絮叨叨和我們說未來要做的項目是多麼有前景,或者她多麼熱愛。就是一句farewell,擺擺手,後會有期了。

這樣的女生,活得太高級了。

女生有很大的性別劣勢,我們天生就會婆婆媽媽,瞻前顧後,其實我們自己心裡都明白,過了25歲,自己想要走一條甚麼樣的路,和他人已經毫無關系了。

父母們也很難給出類似應該上哪個高中,這種絕對正確的建議了。

因為時代的大環境在變,我們內心真正渴望的東西在燃燒,而這一切父母,並不能感同身受。

那麼我們身邊的朋友們呢。

其實,我們換哪個工作,究竟要嫁給誰,有哪一項是真正聽從了朋友的建議。

說到底,朋友閨蜜,也不是你,她們也許和你成長背景相似,經历相似,但是終究要去往哪裡,大家目標並未一致。

你永遠也無法讓你喜歡歲月靜好的閨蜜,大力支持你去漂泊天涯,也無法說服一個做生意的閨蜜,讓她真心贊同朝九晚五拿死工資就叫做穩定。

問來問去,成倍增加了自己的焦慮,而且吃相很難看。

因為,講真,我沒有見過任何一個不停地在問周圍人要不要辭職,或者到處和別人抱怨自己的工作的人,最終真的做出改變。

她們就是日複一日地傳遞著負能量,猶猶豫豫,瞻前顧後,要不要換工作,要不要結婚,要不要生二胎,說來說去就是這些問題,而這麼多年,哪一項也沒見搞得有多好,還連累了身邊親友當垃圾桶。

這樣的女生,注定無法活得很高級。

25歲以後,我們要做的決定越來越多,也一個比一個重要。

可以給你出主意的人,卻真的越來越少。

因為世事好壞已經沒有同一個標準,大家各自的成長背景,境遇,經历,眼界也是如此不同。

要不要向前一步,要不要冒更大的風險,沒有人可以給你一個完全準確的答案。

靠近又疏離,這是成年人的友誼,很長時間之前我已經不再給閨蜜出主意了,因為很多事情無法言說,無法評論,一說就錯,你又不是她,如何知道她怎麼樣才能真正安樂自在。

越長大,就會發現,沒有絕對的正確了,也沒有確保無虞的康莊大道了,每種生活,都有代價。

可以給我們出主意的人越少,我們自己就越要有擔當

願你能做個瀟灑的姑娘,不婆媽,不碎嘴,然後我們一起不顧一切地闖蕩。

作者:孫晴悅,央視駐外記者。新書《做沒做過的事,愛沒愛過的人》全面上架。微信公眾號:大大的世界和小小的人兒(dearqingyue),微博@孫晴悅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