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要狠狠賺錢!

深度好文 hahall


那年的夏天,母親突然大出血。

那是我第一次坐救護車,在我旁邊,是已經昏睡過去的母親。

在縣醫院止的血,很快,所有親戚都來了,輪流看護,但診斷結果,遲遲未出。天氣炎熱,一如往日。

看護,陪牀,我買飯,買毛巾,陸續接送來看望母親的親戚朋友。因為以前也有過在醫院的經历,雖然累,但我不急,我知道母親身體很好,沒幾天,便可以回家了。

大概七八天以後,診斷結果出來了,醫生把父親和舅舅叫到了醫務室,具體情節我記不清了,我只記得,他們去了很久。

中午,父親在醫院陪著母親,我和舅舅他們在外面吃的飯。吃著吃著,大姨突然流淚了,然後扭頭看著我,說:「今後,你要把你弟弟照顧好。」

舅舅喝止了她:「姐,你瞎說甚麼呢!」

其實那時候,我心裡也大概明白了,我問:「姨,真的這麼厲害嗎?」她有點哽咽了,半天說了兩個字:「晚期。」然後所有人都不說話了,真的是,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那個中午,我在醫院外面的臺階上坐了很久,淚一直流,腦海中思緒萬千,周圍所有的吵鬧,來來往往的人,全部沒有了聲音,也沒有了顏色

原來,心最痛的時候,是無聲的

從縣醫院到市醫院,從市醫院再到省人民醫院,一輪又一輪的治療,換方案,專家會診,然後是一張接著一張的單子,上面,是流水一般的錢。

自從去了省人民醫院之後,我去的次數就少了,留在家,看店,照顧弟弟。白天,斷斷續續賣點東西,無心,煩亂,晚上寂靜無人時,四顧茫然,淚,一直流。

家人在醫院待了接近三個月,最後,母親身上做了一個非常大的手術,所幸,術後,母親的命保住了。那時候我已經去上大學了,打電話時,母親的聲音有點哽咽,她說的第一句話是:「兒子,我把咱家的錢花完了,本來想,給你們攢著的。」

無言,淚千行。掛斷電話後,泣不成聲……

想回家,但父母阻止了,因為那時候,連最基本的生活費,都是親戚給湊的。

再見父母時,他們都蒼老了很多,但家人團聚,幸福,取代了所有

記得父親以前是沒有白頭髮的,有一年過年,他喝醉了,當時家裡只有我和他,他斷斷續續說了很多醉話,然後在我面前,嚎啕大哭。他一直是一個好好先生,最會講段子,從小到大,我幾乎沒有見過他有不開心的時候。他的哭聲,對於我來講,有一種撕裂的感覺。

我手足無措:「爸,你沒事吧,你不要哭了。」他沒理我:「你知道我是怎麼有白頭髮的嗎?那年你媽做手術,我在外面等著,一夜白頭。你知道嗎?我差點就失去你媽了。我活到五十了,也就是那天,我才真正明白,我根本不能沒有你媽……以後你要好好努力,對你媽好點,你知道嗎?」

淚在臉上,流到心裡,我點頭:「我會努力讓你們都過上好日子的。」

幾年過來了,幸運的是,母親身體並無大礙,只要我回家,我們都會聊很多。我帶她去散步,給她講段子,她很開心。別人說:「你家兒子怎麼和你這麼親,有那麼多話和你說。」

我媽笑了:「我兒子,比較聽話。」

我們家現在還欠著外債,但不影嚮生活,慢慢步入了正軌,全家人都比較樂觀。我要做的,就是腳踏實地地努力。

身在學校,很多同學,各種吃喝玩樂睡懶覺,然後告訴我,現在就是玩的時候,錢不重要。

我只想起了一句話——哪有甚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哪是錢不重要,只不過你在花錢的時候,沒有看到爹媽的血汗

哪是錢不重要,只不過是你不懂爹媽以數倍的勞動力換回的粘著血汗的低微工資,遞給你時,卻又是另一番風輕雲淡

想起了我們的父母在人前驕傲的樣子:「我孩子很聽話,他那個大學挺好的,我給你講講哈……」

你和我說錢不重要,花著家人的血汗錢,你可能覺得確實不重要。

我想說,要沒有錢,我可能已經失去我的母親了。

前年考研時,父親生病了,我想回家看看,家人不同意。一方面備考緊張,一方面,回去也幫不上甚麼實質的忙。

當時就在想,如果有錢,至少我可以把錢打回去。

大二那年,姥姥腦出血,住院,用著進口藥,每天幾千塊錢的花費。她的五個孩子裡,小舅舅家庭條件最好,那年大姨家星哥出事,大舅也老了,剩下兩家條件也不好,巨額醫藥費,讓大家倍感壓力。

最後姥姥出院了,雖然手腳不再靈活,但最重要的,是活著。

當家人生病住院,我才知道甚麼是現實:如果沒有錢,當家人出事,需要巨額醫藥費時,你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走。

當年他們對你寄予希望,當他們真正需要你時,你只能眼睜睜,眼睜睜看著他們走。這是一種甚麼樣的感覺,我想,我們誰也不願意經历。

記得後來母親和我說,當時大家都盡全力了,如果再救不好,可能就會放棄了,否則,五家就全垮了。

我沒錢,請不要再和我說錢不重要。

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賺錢,讓自己過上好日子,讓逐漸年老的父母,安度晚年

我想給他們分分鐘打錢,帶他們買衣服,吃美食,有條件,帶他們一起去旅行。他們在一起,只去過一次北京,還是在他們結婚的時候,待了三四天。

我爸喜歡唱歌,我想給他買最好的音嚮設備,想唱就唱,愛唱多少,就唱多少。

我媽這輩子也沒有過甚麼值錢的首飾,我想帶她去逛大商場,給她買各種衣服,各種首飾。

……

我不敢停下前進的腳步,不敢休息太多,因為我怕。

我怕自己努力的腳步,追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

怕有一天,父母需要我的時候,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卻無能為力。

怕需要錢的時候,卻拿不出來,留下一生的遺憾。

懷左同學,簡書簽約作者,文學研究生在讀。微信公號:懷左的蝸牛日記(woniuriji_huaizuo )微博:懷左同學原題:《當家人生病時,我才知道錢有多重要》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