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溫馨微小說,看完久久不能平靜!

生活 hahall


《我的晚年》

有一位老人,用了畢生的積蓄,收藏了許多價值連城的古董。

他的老伴過世得早,留下三個孩子,可孩子長大後都出了國,有了自己的生活圈。

孩子不在身邊,所幸老人還有個學生,跟進跟出地伺候他。

許多人都說:「看這年輕人,放著自己的正事不幹,成天陪著老頭子,好像很孝順的樣子。誰不知道,他是為了老頭子的錢。」

老人的孩子們,也常從國外打來電話,叮囑老父要小心,不要被學生騙了。

「我當然知道!」老人總是這麼說,「我又不是傻子!」

終於有一天,老人過世了,律師宣讀遺囑時,三個孩子都從國外趕了回來,那學生也到了。

遺囑宣讀之後,三個孩子都變了臉,因為老人居然糊塗到把大部分的收藏都給了那個學生。

老人的遺囑寫著:「我知道我的學生可能貪圖我的收藏,但是在我蒼涼的晚年,真正陪我的是他。就算我的孩子們愛我,說在嘴裡、掛在心上,卻不伸出手來,那真愛也成了假愛。相反,就算我這個學生對我的情都是假的,假的幫我十幾年,連句怨言都沒有,也就算是真的!」

《最大的炫燿》

一老頭騎三輪蹭了路邊停的一輛路虎,

正愁眉苦臉時,這時走過來一個路人。

路人問:賠得起麼?

老頭:賠不起!

路人說:賠不起還不跑,等人家來找你啊!

老頭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一步三回頭的走了!

這時這名路人拿出鑰匙開著路虎走了!

人一生當中,最大的炫燿,不是你的財富,也不是你的精明,更不是你的手段;而是一種簡單的理解和體諒!

《輪回》

多年前,每到清晨,她要送他去幼兒園前。他總是哭著對她懇求:「媽媽,我在家聽話,我不惹你生氣,求你別送我去幼兒園,我想和你在一起。」

急匆匆忙著要上班的她,好像沒聽見似的,從不理會她在說甚麼。

他也知道媽媽不會答應他,因而每天都是噘著嘴邊哭喊著「我不要去幼兒園……」,邊乖乖地跟在她身後下樓。

多年後,她年歲漸老,且患上老年癡獃癥。他在為生計奔波打拼,沒時間照顧她,更不放心讓她一個人待在家裡。

思慮再三,他想到了一個地方。

在做出抉擇的前夜,望著他進進出出,欲言又止的樣子,她的神志似乎清醒了許多:「兒啊,媽不惹你生氣,媽不要你照顧,不要送媽去養老院,我想和你在一起……」哀求的聲音像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變得越來越弱,最後便成了哽咽。

他沉默了又沉默,反複尋找說服她的理由。

最終,倆人的身影還是出現在了市郊那座養老院裡。

在辦完手續,做了交接後,他對她說:「媽,我……我要走了!」

她微微點頭,張著沒有牙的嘴囁嚅著:「兒啊,記住早點來接我啊……」

那一霎,他霍然記起,當年在幼兒園門口,自己也是這樣含淚乞求:「媽媽,記住早點來接我啊……」

此刻,淚眼婆娑的他,別有一番滋味湧上心頭。

《暗戀》

畢業後多年。

她收到了他的結婚請柬。

猶豫再三,她還是決定去赴約。

他變得風度翩翩,十分健談。他的新娘也很美麗,讓她心裡一陣傷感。

如果當年自己沒有離開,那麼站在他身旁的是不是就是自己?

雖然心裡很不是滋味,她還是要走過去給他送去祝福。

「這麼多年沒見,你變了好多,記得那時你沒這麼健談,跟喜歡的人說話總是結巴,好靦腆。」她頓了頓說繼續說,「沒想到現在跟新娘說話這麼流利,愛情的力量真厲害!」

他聽後,馬上臉紅到脖子根,說:「真……真……真的嗎?」

她突然就淚流滿面,不能自已…..

《借錢》

老大的倆雙胞胎兒子考上了大學,光學費就一萬多。老大東跑西顛,跑細了腿兒,也沒把錢湊夠。

為這事,老大吃不香,睡不安,愁起滿嘴的燎泡。

媳婦說,該借的都借了。實在不行,你跟老二張個口吧。

老大一聽,咧了嘴。老大說,前年,老二蓋雞場鴨場,跟咱借兩千塊,可咱連百十塊都沒借給他。這個時候找他,我咋張得開口?

那……咱兒子的大學就不上啦?

老大點支煙,狠狠地抽幾口,煙霧繚繞,罩著老大那張愁苦的臉。

這時,有人敲門。老大開門一看,竟是老二。

老二左手一只雞,右手一只鴨,風塵僕僕地站在門口。

把老二讓進屋,老大說,老二,你咋來啦?

老二放下雞,放下鴨,抹一把頭上的汗說,聽說倆姪子考上了大學,擔心哥湊不夠學費,就給哥送來三千塊……說著,老二從口袋裡掏出厚厚一遝錢,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老大羞愧難當,一張臉漲成紅高粱。老大說,老二,哥對不起你……前年你蓋雞場鴨場,跟哥借兩千塊錢,可我……

老二擺擺手說,哥的家境我知道,嫂子有病,倆姪兒要上學,你打工也掙不了幾個錢……再說,你前年不是還借給我五百塊嗎?

五百塊?老大一頭霧水。

對呀。老二說,哥,你忘了嗎?那五百塊,是你托咱娘捎給我的啊……

《私奔》

父親發現15歲的女兒不在家,留下一封信。上面寫著:親愛的爸爸媽媽,今天我和蘭迪私奔了。

蘭迪是個很有個性的人,身上刺了各種花紋,只有42歲,並不老,對不對?

我將和他住到森林裡去,當然,不只是我和他兩個人,蘭迪還有另外幾個女人,可是我並不介意。

我們將會種植大麻,除了自己抽,還可以賣給朋友。

我還希望我們在那個地方生很多孩子。

在這個過程裡,也希望醫學技術可以有很大的進步,這樣蘭迪的艾滋病可以治好。父親讀到這裡,已經崩潰了。

然而,他發現最下面還有一句話:

「未完,請看背面。」

背面是這樣寫的:爸爸,那一頁所說的都不是真的。

真相是我在隔壁同學家裡,期中考試的試卷放在抽屜裡,你打開後簽上字。我之所以寫這封信,就是告訴你,世界上有比試卷沒答好更糟糕的事情。你現在給我打電話,告訴我,我可以安全回家了。

父親當即淚奔!

《雪》

好幾天了,天氣預報提醒著20號有雪。 而20號,恰好是女人的生日。

早在兩個月前就約好的見面,就在這一天。

一夜的忐忑,見,還是不見? 這個能一齊聊到天亮的男人,在網的那一端,深情款款……

而身邊的丈夫,打著呼,夢中也鎖著眉,露出一副不耐煩……

輾轉反側,難眠。

那麼,就交給老天爺吧,如果雪夠大,不便出行,那就從此不見…..

天亮了,抖著手拉開窗簾:世界還是原來的世界,預告了幾天的雪,竟然是象徵性地飄著幾片。 女人迅速的穿好衣服,化上了精致的妝容。

走出小區一段路了,丈夫氣喘籲籲滴追來,還是一臉的不耐煩:有雪又有霧霾,口罩也不帶,這麼大人了,老讓人操心你煩不煩?

望著丈夫穿著睡衣拖鞋臃腫的背影,女人心頭一熱,喊著:今天不培訓去了,我去買菜,中午吃餃子。

《大餐》

今天,齊老板要請我吃大餐。

齊老板是我們這個小城的千萬富翁,按說和我一個教書匠是沒啥關系的。但富人也有求窮人的時候,齊老板的兒子小豆子剛上初三,成績很一般。為迎接中考,齊老板請我去當家教,給小豆子補習作文。昨天他在電話裡說:「明天是您第一次上門,就在我家吃頓便飯吧。」

送我出門時,妻子打趣說:「咱家八竿子也打不著一個富貴親友,這次到有錢人家做客,可別嘴饞吃壞了肚子。」我哈哈一笑,「那是當然,咱雖不富裕,大魚大肉也常吃。」

話雖如此,心裡還是難免有些期待。到了齊老板家,主人將我迎進門,寒暄幾句就上桌了。保姆端菜過來,我頂著一臉輕松的偽裝,暗中卻仔細打量著每一道菜:第一道菜是醋溜土豆絲,第二道菜是醬牛肉,第三道菜是蘿卜燉火腿。

齊老板問我是否飲酒。我表示一向滴酒不沾,但如果有果汁的話,倒是可以喝一點。齊老板愣了一下,笑著說:「飯前喝冷飲不大好,傷胃。咱們先喝湯,吃完飯再喝果汁吧。」保姆剛好端來一大碗紫菜雞蛋湯,我只好強打精神盛了幾勺。千萬富翁家的晚餐,就只是這普通的三菜一湯嗎?是故意消遣我嗎?草草吃完,我再沒興趣喝果汁,踱到陽臺上。想起臨行前妻子開的玩笑,心裡憋悶,鼻子發酸。要不是齊老板給的補習費還算豐厚,我真想拂袖而去了。

開始上課,我很快進入忘我狀態,全情投入到「優秀語文教師」的角色中。滔滔不絕講了近兩小時,突然肚子「咕咕」抗議起來。小豆子驚訝地問:「周老師,您肚子餓了嗎?」我訕笑一下,反問他:「你餓嗎?」小豆子眨眨眼睛,「不餓呀。今晚這麼多菜,我吃得好飽。」「平時沒有這麼多菜?」「嗯,平時沒客人,我爸和我就倆菜。」

補習結束,齊老板讓小豆子送我,塞給他五塊錢。「爸,明天你就不用給我車錢了。我送周老師用三塊錢,明天上學來回只要兩塊錢。」「不是四塊嗎?」「校門口那段路修好了,不用轉車,一塊錢就夠。」

回到家,兒子見我就嚷:「爸,我等你回家帶我去吃宵夜呢。媽媽說你兼職了,要請客!」

夜裡躺在牀上,我失眠了……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