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的一再妥協把他的刀磨得越來越利

美圖欣賞 hahall


女人的底線,在男人的沖擊之下,猶如女人的裙子一樣越來越短,旗袍的開縫越來越高,不斷地被超越。從「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到「你吻了我,你就要娶我」,再演變成「愛我,就和我上牀」,現如今「一夜情之後要記得回家」。一退再退,直至退無可退。

有句話挺非主流的——「我是你一顆糖就能收買的女孩,也是你十座金山都喚不回的姑娘」。但也挺有意思的,我喜歡你時確實你對我好,我就跟你走,你對我不好了,那咱就拜拜,世上男人千千萬,實在不行咱天天換。

不喝酒就沒有朋友,但我一喝酒又放倒一堆朋友。人生真的很矛盾,無敵是多麼的寂寞啊。當然了我不是針對哪一位,我是指——在座的每一位,都是渣渣。

假如我又醜又窮又矮又笨,你還會愛我嗎?」「別他媽假如了,你本來就又醜又窮又矮又笨。

有些人的愛情像鴕鳥。她也知道事情無法挽回,她也清楚真的不適合,她也懂得有些事一旦發生不可挽回。但就是不願意想,不願意聽,不願意接受。人們最難的,從來不是發現真相,而是直面真相。所以到最後,永遠不是別人騙你,而是自己騙自己。

想做一個滿臉堆笑的商人,對誰都客客氣氣,其實誰也不愛。晚上在昏暗的燈光下數錢。

我都26,27了,還是處女,這可怕嗎?"答:「真正可怕之處在於,你都這把年紀了,還受困於別人的價值觀裡,不懂自己想要的是甚麼。

是你的一再妥協把他的刀磨得越來越利,你還眼淚汪汪問「你以前不是這樣啊」。你自己慣的,你活該你問誰呢。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