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找不回只如初見

生活 hahall


總有一種感嘆,穿過季節的門楣,低呼淺喚。一眉心事,因這秋涼,惹了幾多惆悵。

曾經以為一種情會天荒地老,像風兒和沙,風起,沙飛;風過,沙落。曾經以為一種愛會海枯石爛,像魚兒和海,魚躍,潮起;魚落,潮接。舊夢無痕,無數個夜晚,將自己禁錮在一座思維的城裡,青燈墨下,任憑一顆心雜草叢生。

流年似水,時光蒼涼,許多話無從說起,許多夢無處可尋。不願回首,拈一枚過往,怕回首處碰落塵封千年的傷痛;不敢回眸,怕回眸處有相思的波濤洶湧……

人說,煙花是最寂寞的,一剎芬芳,拼盡所有,人們只看到她明媚的身影和燦爛的笑容,而燦爛過後,誰解香消玉殞、黯然神傷的痛?點燃的生命,終是在回眸一笑中緩緩謝幕。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葉已秋聲,一句承諾,一生心疼。當綠意未滿枝頭,流年暗換,秋夢初醒,已經是朝來寒雨晚來風,匆匆謝了春紅。

那些失落的夢,錯過的愛,未盡的緣,不了的情,離別的痛,傷感的淚,終是梨花帶雨,凋零一世無奈的情殤。很多時候,卸掉了疲憊的偽裝,沿心路历程走回曾經,卻再也找不回只如初見……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