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百年多無奈

生活 hahall


「人生只百年,無奈塞其間。」短短的人一說白了是個無奈的過程,不明就裡地來到人間,無可奈何地隨風而去,這期間,還要面臨許許多多無奈的事。

沒法選擇的出身當屬人生最無奈的事了。同樣是出生,卻被命運分成了三六九等,幸運的幸運死,不幸的不幸死。許多人窮困潦倒被命運捉弄時,常常有這樣的感嘆:要是出生在一個富貴的家庭多好!這樣就不必因買房買車而成奴,不必為稻粱謀為生計愁。口銜著金鑰匙、銀湯匙、通靈寶玉來到人間,那份蕭灑定是人人眼羨的。在悠游自在、安安閑閑地享受生活的同時,甚至還有跟大S小Z之類談情說愛的資格。然而,感嘆歸感嘆,連有神論者都明白,出身是幾輩子趴在觀音像前嗑頭也修不來的。

除了出身,不斷流逝的時間,也是許多人頗感無奈的事。時間每天從我們睜眼閉眼間慢慢流走,每次抬頭看表,時針和分針的位置總不一樣,真的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所有的美好與醜惡一概輸給了時間。它留給人們的,只有糢糢糊糊的記憶。盡管雷達表有「不要試圖給你的生命增加時間,而要給你的時間增添生命」的告誡,但如何增添,總令人困惑和恐慌。

人活一世,都渴望成功。但成功目標的遙不可及及標準的飄涉不定,總會給人帶來諸多的無奈。林林總總的「成功學」教導人們這樣做、那樣做,我們也照單全收,並為此出流汗,但最後常常沒有期待中的成功出現。不是梯子放錯了牆,就是中途被擠下來,還有的拼盡全力攀登到頂才發現風景不對眼。在這個處處充滿競爭的社會中,當千軍萬馬齊刷刷湧向成功目標的時候,成功像極了石墨向金鋼石轉變的過程,畢竟,能忍受1.6萬度高溫和1萬個大氣壓的人少之又少。更多的保健有眼巴巴望著閃閃發光的金剛石,發出「同樣是碳,差別怎麼這麼大

還有,「倒向這邊的牆,離你而去的女人」,是丘吉爾認為的無奈;無可奈何的遺忘,莫名其妙的孤獨,不可避免的離去,無可救藥的喜歡,這是凡人常常遇到的無奈;四季輪回,風刀霜劍,海嘯地震,這是自然帶給人的無奈,沒人能改變得了。但無奈的生活畢竟還要繼續,這裡面的關鍵是,看看我們的心態是面甚麼樣的鏡子。好的好的鏡子折射的無奈肯定不是無奈,因為,即心即佛,物隨心轉,境由心造。這世界沒有化不開的無奈,只有無奈的心情。

300年前,《失樂園》的作者彌爾頓面對雙目失明的無奈時,發現了這樣一則真理:「思想運用及思想本身,能將地獄變為天堂,抑或將天堂變為地獄。」

泰戈爾曾說:「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面對諸多的無奈,泰戈爾的思想如鏡子的折射,充滿了詩一樣的意境。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