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媽的堅強,老子只想要抱抱。

深度好文 hahall


幾天前,我在醫院認識了一個小姑娘。當時她正坐在輸液大廳抹眼淚,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在包裡翻找紙巾,我包裡正好帶的有,就給了她紙巾,隨口跟她聊了幾句。

小姑娘還是個學生,這次去醫院是因為氣管發炎已經半個月了,終於咳嗽到無法忍受了,一個人跑來醫院掛水。

我問她為甚麼不找人陪著一起,她跟我說,

「本來總覺得朋友們都有自己的事要忙,而且只是看病而已,沒必要非得有人陪著。不過剛剛坐在這輸液的時候突然心裡一陣孤獨,剛好看到旁邊另外一個看病女孩子有男朋友陪著,一時沒忍住就哭了出來。」

那一瞬間,我突然想到網上很多勸女生獨立堅強的文字,甚麼「用所有的勇氣,撐起最燦爛的笑容」,甚麼「眼淚如果流得多了的話就會顯得很掉價,所以就算受傷也要咬牙堅強」,又或是甚麼「女生更要堅強,不是每次落淚都有人幫你輕輕擦去」。

可是面對眼前這個流淚的小姑娘,我只想說,都他媽在說甚麼屁話。

不要總是說著堅強,卻一直忘了自己也渴望被擁抱。

總有一些這樣的姑娘,

明明行李重得要死,卻總是說著沒關系我可以自己拎;

明明加班累到吐血,卻總是笑著說喜歡努力的自己,靠自己最舒服;

明明分手心如刀絞,卻總是面不改色說著我早放下了告別錯的才能和對的相逢。

你這麼愛逞強,活該沒人懂。

雨哥就是我身邊一個這樣的朋友。

其實雨哥是女生。初中的時候,班裡的飲水機需要定期換水,輪到雨哥值日的時候,從來不讓男生幫忙,她一個人扛著一桶水從一樓爬到三樓。雨哥的名聲就這樣喊開了。

高中畢業後,學習古典音樂的雨哥就去了聖彼得堡繼續學業。一個人前往異國他鄉,即使是堅強的雨哥,我們也覺得會有很多困難。

還記得當時我們幾個閨蜜一起去送她,倒是她一臉輕松地安慰我們:「有甚麼可擔心的,還有甚麼是我解決不了的嗎,等我回來繼續帶你們飛。」

後來雨哥在俄羅斯一直讀完了研究生,回國後進入了一所大學,當起了音樂老師。為了補貼出國這些年家裡的支出,也為了自己跟男朋友早日買房子的目標,她又接了一些私人音樂老師、商業演出指導老師各種各樣的課餘工作,簡直一個「拼命三郎」。

認識雨哥十幾年,從來沒見她掉過眼淚。所以那天她因為分手哭著給我打電話時,我整個人都獃掉了。

「他覺得我太強勢,他有壓力,而且他說我比他還漢子,他喜歡那種溫柔可愛的小女生。」

「誰不想做一個小女生啊,誰願意周末的時候還跑到人家公司給人家排練節目,我還不是想以後生活能舒適一點,我也不想這麼大壓力啊。」

「如果能重來一次,我一定要做一個一點都不漢子的小公主。」

是啊,雨哥就是太堅強了,堅強地做起了混世大魔王,好像甚麼困難都難不倒她,甚麼擔子都可以往她身上扛。

不僅自己能吧自己照顧的好好的,還總想著照顧別人,不給別人添麻煩。

人都是有習慣性思維的,因為你給的嬉笑太盛,於是沒人欣賞你的認真;因為你太過獨立,於是沒人覺得你也需要保護和安慰。

慢慢地,大家都忽略了,其實雨哥只是一個女孩,和所有女孩一樣,她也希望有一個人可以為她遮風擋雨,本能地護她在身後,遞給她擰好瓶蓋的飲料。

哪有那麼多刀槍不入的女性,滿不在乎的堅強都是裝出來的。

每個女孩在心底裡都是渴望被體諒,渴望被關心的。

她們或者是被生活壓力所迫,或者是還沒有遇到合適的人,才不得不扮成了混世魔王的糢樣。

小時候看《情深深雨蒙蒙》,不理解為甚麼看起來那麼酷的依萍在橋上喊著:「我要去找我的刺。」

現在懂了,最初的她一臉驕傲一腔孤勇,這些都是她保護自己的鎧甲,她害怕受傷害,於是拒絕別人走進她的內心。

可是當她卸下鎧甲敞開心扉的時候,卻經历了最大的痛苦。「喜歡的童鞋請加微信:xinyuwenzi 」

很多女孩子都是這樣,因為怕失去,所以拒絕接受。可是當英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別人會覺得,你太堅強了,不需要我安慰;你太懂事了,不需要我保護;你甚麼都不缺,不需要我送你甚麼禮物。

可是你需要啊,你需要過馬路的時候有人本能地牽著你的手,需要生病的時候有人守在你身邊日夜照顧你,需要有人撐傘送你回家,需要有人記得你的喜好,需要一個人一臉認真地告訴你,你的下半生由我來守護。

你裝作刀槍不入的樣子,就得做好萬箭穿心的準備。

誰不想被寵成小公主呢。去他媽的堅強,老子只想要抱抱。

作者:Carmen,二更食堂專欄作者,來看新媒體簽約作者,93年雙魚作女,願意用盡生命瞎折騰,不願意碌碌無為地長命百歲。個人公眾號KikiCarmen,微博:KikiCarmen啊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