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第一次做人,我憑甚麼讓你?

深度好文 hahall


我閨蜜簡直想動手殺了室友。

有天晚上回宿舍,她發現自己的化妝品、耳環、衣服灑了一地。

她嚇了一跳,當時就以為宿舍進賊了。

還沒來得及報警,發現有個室友就在宿舍裡。

穿著她的衣服,背著她的包,還戴著她最喜歡的耳環——男朋友送的生日禮物。

我閨蜜剛準備問,室友就開口了,今天有個聚會,我的衣服和化妝品不多,就用了你的。

說完就出門了。

留下我閨蜜一個人,滿臉問號:那你咋不跟我不說一聲?微信說一聲也行啊?不說你用完你好歹收拾一下吧?憑甚麼扔得滿地都是?

越想越鬱悶,閨蜜在宿舍群裡圈那個室友,問,你覺得不用跟我說一下嗎?

結果她室友說,不至於為這點小事這樣吧。

其他幾個室友也跟著附和,對啊對啊,都是朋友,算了算了。

我閨蜜委屈得不行,哪裡是小事了?憑甚麼算了?

說實話,就像這種讓你糟心不已還無法發洩的事情,每年都遇得見幾十次。明明已經觸碰到了自己的底線,但大家渾然不覺,還爭先恐後地勸你大度。

最近網上很流行一個詞語,叫做「中國式寬容」,完美地總結了平時生活裡最讓人厭煩的勸你大度的詞語。

剛剛我閨蜜的那個,就是其中一個:算了算了。

還有幾個一聽就想打人的,今天一並給大家分享。

「還是孩子」

每年都會被這幾句話逼瘋幾百次。

之前去游泳,一個小男孩「啪」的就把我泳衣扯開了一邊,我連忙伸手兜住衣服。

他繼續扯著不松手,於是我抓著泳衣的這一側,他使勁拽著另一側,開始僵持。

他一邊扯著一邊放聲大笑,生怕周圍的人沒有注意到這尷尬的一幕。

他媽媽就站在後面不遠的地方,滿臉慈愛地看著她家孩子,就好像她家孩子在做甚麼壯舉一樣。

我當時就想翻臉,結果他媽在旁邊雲淡風輕地說,不要跟小孩子計較啊,他才八歲。

旁邊的人也都攔著我,說還是小孩子啊。

我只想冷笑,孩子了不起啊,我還是個寶寶呢。

但當時的場景,要是我再多說一句,可能就要被大家形容成欺負小孩的壞阿姨了。

是啊,「還是孩子」,多好的免罪金牌。

校園霸淩出來的時候,大家說,他還是個孩子。

未成年的性侵爆出來,大家說,他還是個孩子。

熊孩子把一歲多的小姑娘關在電梯裡,後來小姑娘墜樓身亡了,大家說,還是個孩子。

熊孩子就是這樣,被一點點慣成了可怕的孩子。

下次再讓我遇見熊孩子,我一定動手收拾,竇驍都攔不住我。

「歲數大了」

與熊孩子對應的,是熊老人。

上次朋友把腿摔斷了,血嘩嘩得往下流。

偏偏去醫院那天急診人多,等了好長時間,血都流了一攤,終於輪到了我們。突然沖過來一個大媽,直接擋在了我們的面前。

我們一愣,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插隊?

大媽嚷嚷著:「先給我孩子看看!孩子發燒了!」

我一想,老人家還帶著小孩子,那算了吧,也不容易。

結果我回頭一看,一個大概30歲的一米八的「孩子」赫然立在我的面前。

我立馬拍了拍這個大媽,說,不好意思我們先來的排很久隊了,而且你看,我朋友不停流血。

大媽轉過頭就揮開我的手,不能讓老年人先看嗎?

我正準備反駁,我朋友在旁邊嘀咕了一句,倚老賣老。

大媽推了我朋友一把,你說啥?你再說?

朋友腿上有傷,一下沒站穩,差點摔地上。

我一看大媽這勁兒,多半是廣場舞種子選手,打我三個應該沒問題,頓時就不敢說話了。

就在這次以後,我終於接受了這個現實:老人並不一定全是好人。

前段時間爆出來的航班延誤,大媽狂扇地勤小夥子耳光;老人溺水,救助員施救,老人要把救助員也拖下水,喊著「要找人陪葬」。

倚老賣老的事情變得越來越多。

有句話很對,不是老人變壞了,是壞人變老了。

我們依然對老人保留尊重,但這份尊重永遠不會給倚老賣老的人。

「為了你好」

我一個朋友的高考徹底被這句話毀了。

他高考那年超了一本線50多分,填志願的時候,他滿意地填了自己最喜歡城市的學校——在上海,最喜歡的建築專業——他從小就有建築夢。

突然有一天,老師和家長找到他,遞給了他一份政審表,說,我們把你志願改成了XX交大的國防生,你去填表吧。

他整個人都懵了。

這時候他才知道,學校覺得以他的分數,走國防生容易進到更好的學校,給學校增光;家長覺得國防生花錢少。

於是學校夥同家長,把他的志願給改了。

他氣瘋了,收起東西就要離家出走。結果所有人都跑來勸他,為了你好,都是為了你好。

那段日子,他幾乎是絕望的。

「為了你好」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道德綁架。

因為一個人打著保護你的旗號傷害你的時候,其實是在企圖控制你的人生。

「開玩笑的」

高中的時候,我們一群人出去玩。那天剛好有一個我崇拜的學長,就特意打扮了一下。

到的時候,有一個女生轉過來看著我,來了句,哎呀你今天這身衣服讓你看起來沒那麼胖了。

我當時就感受到了男神投過來的目光,恨不得沖過去撕了她。但我只能笑笑,甚麼也沒說。

這個世界上總有這樣的人,動不動就拿你的痛點開玩笑,說你窮,說你矮,說你胖,說你胸小,說你頭髮少。

而且他們不分時機,不分場合,不控制程度,分不清輕重。關鍵是,這種時候你還不能翻臉。

你一翻臉,他就會說你,你這個人怎麼玩笑都開不起啊?

是不是開玩笑,你自己心裡沒點逼數嗎?

下次誰再給我開這種玩笑,我反身就是一個39碼的大腳。

同樣讓人煩的中國式寬容,還有很多。

「你已經長大了」,我同事說她聽到這句話時,才一年級。

「我說話直」,我看你不是說話直,是腦回路太直。

「看我面子」,你臉得有多大,我才能每次都看你的面子?

還有「都是親戚」,「大過年的」,「將心比心」,「吃虧是福」,「畢竟長輩」,「沒有惡意」,「婚都結了」,「還能咋的」……

所有的這些,都是中國式寬容的代表性詞匯。

它們看起來是在提倡以和為貴。但其實,它們要麼就是自我開脫,要麼就是道德綁架。

無論你已經憤怒到了甚麼程度,無論你的利益是不是受到了侵害,旁人都可以拿出這些詞匯中的幾個隨意組合,來告訴你,你大度一點,不就讓一步嘛。

這就是屬於我們的最有特色的漿糊哲學。

不講理,沒有邏輯,跟我們的大度與否,素質高低根本沒關系。

其實,我們只用守護自己的原則,不用被這些東西困住。

今天我一定要說的是,素質是我的自身修養,不是你拿來道德綁架我的借口。

下次再讓我遇見這些事情,我只好拿網上那句最有代表性的句子回覆你們了:

都是第一次做人,我憑甚麼要讓你?

*作者:楊樂多:「才華有限青年」公號主編。既有少年意氣,又有矯情細膩。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