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和做事

生活 hahall


人活世上,第一重要的還是做人,懂得自愛自尊,使自己擁有坦蕩又充實的靈魂,足以承受得住命運的打擊,也配得上命運的賜予。倘能這樣,也就算得上做命運的主人了。

人生在世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幸福或不幸,而是不論幸福還是不幸都保持做人的正直和尊嚴。做人比事業和愛情都更重要,不管你在名利場和情場上多麼春風得意,如果做人失敗了,你的人生就在總體上失敗了。

孔子說:「三十而立。」我對此話的理解是:一個人在進入中年的時候,應該確立起生活的基本信念了。所謂生活信念,第一是做人的原則,第二是做事的方向。也就是說,應該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要做怎樣的人,想做怎樣的事了。

當然,「三十」不是一個硬指標。但是,「立」與不「立」是硬道理,無人能夠回避。一個人有了「立」,才真正成了自己人生的主人。

做人最重要的是誠實地面對自己,在自己良心的法庭上公正地審視自己,既不護己之短,也不疑己之長,從而對自己有一個清楚的認識。這是一種巨大的精神力量,足以使他哪怕在眾人面前坦然承認自己的錯誤,也淡然面對那些誤解和不實的責罵。

做事即做人。人生在世,要注重做事的精神意義,通過做事來提升自己的精神世界,始終走在自己的精神旅程上,只有這樣,做事才是有意義的。

做事有兩種境界。一是功利的境界,事情及相關的利益是唯一的目的,於是做事時必定會充滿焦慮和算計。另一種是道德的境界,無論做甚麼事,都把精神上的收獲看得更重要,做事只是靈魂修煉和完善的手段,真正的目的是做人。正因為如此,做事時反而有了一種從容的心態和博大的氣象。

從長遠看,做事的結果終將隨風飄散,做人的收獲卻能历久彌新。如果有上帝,他看到的只是你如何做人,不會問你做成了甚麼事,在他眼中,你在人世間做成的任何事都太渺小了。

人生在世,既能站得正,又能跳得出,這是一種很高的境界。在一定意義上,跳得出是站得正的前提,唯有看輕沉浮榮枯,才能不計利害得失,堂堂正正做人。

如果說站得正是做人的道德,那麼,跳得出就是人生的智慧。人為甚麼會墮落?往往是因為陷在塵世一個狹窄的角落裡,心不明,眼不亮,不能抵擋近在眼前的誘惑。相反,一個人倘若經常跳出來看一看人生的全景,真正看清事物的大小和價值的主次,就不太會被那些渺小的事物和次要的價值絆倒了。

有的人一有機會就不失時機地暴露其卑鄙的人格。比如哪怕只是做了一個辦事員,手裡有了一點小小的權力,他就立刻露出醜惡的嘴臉,即使你去辦一個正常的手續,他也會百般刁難,以顯示他的重要。

權力是人品的試金石,權力的使用最能檢驗出掌權者的人品。惡人幾乎本能地運用權力折磨和傷害弱者,善人幾乎本能地運用權力造福和幫助弱者,他們都從中獲得了快樂,但這是多麼不同的快樂,體現了多麼不同的人品。

一切世俗的價值,包括權力、財富、名聲等,都具有這樣的效應,彰顯了乃至放大了其擁有者的善和惡。

天賦,才能,眼光,魄力,這一切都還不是偉大,必須加上真實,才成其偉大。真實是一切偉人的共同特徵,它源自對人性的真切了解,並由此產生一種面對自己、面對他人的誠實和坦然。

精神上的偉人必定是坦誠的,他們足夠富有,無須隱瞞自己的欠缺,也足夠自尊,不屑於用作秀、演鴻、不懂裝懂來貶低自己。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