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路的經历,比甚麼都重要

深度好文 hahall


我坐在酒吧,聽姑娘講故事。

畢業那天,姑娘把眼睛哭腫了。她住在一個合租的單間,行李堆滿地,她焦急地跺著腳,因為廁所正被一個大漢占著,他不出來,自己就進不去。

第一晚,她失眠了,因為她剛看完電影《這個殺手不太冷》。電影裡那句臺詞深深地紮入她的心:生活總是這麼痛苦嗎?是的。

她看著偌大的城市,無能為力地迷茫著,父母催她回家工作結婚,說女孩子拼甚麼命,回家甚麼都有。她咬緊牙關跟媽媽說,「媽,就讓我拼這半年,年底我還找不到工作,就回家。」

父母心疼她一個姑娘在北京打拼,每個月給她打錢,她看著卡裡的錢,眼淚刷刷地掉。她立志不花父母的錢,可是到了交房租的時候,還是扛不住了,狠狠地刷了一筆。

她到處碰壁,投了太多簡历,全部石沉大海;面試許多公司,全都讓回家等信。

慢慢地,她開始懷疑自己,我這樣是何必,我一個女生,幹嘛要這麼苦?我為了甚麼?我為甚麼要這麼作死?如果我回家,現在已經開著車逛商場了,說不定,已經有了一個穩定的男朋友,開始計劃結婚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她看著燈火輝煌的北京,更加迷茫了。畢竟,無依無靠,無牽無掛,眼淚不聽話地在眼眶裡打轉。

這時,電話嚮了。她拿出行動電話,看著來電顯示,上面寫著兩個字:媽媽。

她立刻擦幹眼淚,深吸一口氣。

接了電話,她想把這幾個月遇到的痛苦全部跟媽媽說,她想回家,不想獃了,可是,脫口而出的竟然是:媽,我很好,今天又收到面試的電話啦,你們放心,我過得很開心。

寒暄了幾句,她掛了電話,擦幹眼淚,跑回家,繼續投簡历。

幾天後,她收到了一家互聯網公司的offer,月薪5000,實習期間3000,年底會有提成,創業公司。

別人問她:經常加班,是否能忍?

她欣喜若狂,說,「能,我能吃苦,能每天加班。」

就這樣,她在這家公司幹了兩年。

這兩年,她每天上午9點到公司,晚上9點多回家。兩年,她沒去過電影院,很少參加社交,沒看過電視,沒去過酒吧,沒睡過懶覺。

她每天早起學英語,晚上自學ps和新媒體,累了就去跑步去讀書。這種日子,持續了兩年,七百多天。

同事勸她別太累,她只是笑笑,甚麼也沒說。兩年後,她跳槽去了另一家公司,因為做微信排版漂亮,很快晉升為新媒體主編,月薪8000加,還有提成和年終獎。

一年後,她成為了那家公司的營銷總監。別人很好奇,她是如何懂這些的。後來,在她搬工位的時候,大家看到了幾本厚厚的關於文案和宣傳的書。

一年後,她再次跳槽,成為一家公司的副總經理。此時此刻,她月薪已經過萬,有了一輛車,找了一個男朋友,彼此恩愛,正準備談婚論嫁,至少,她在北京過上了體面的生活。

她跟我講到這裡時,安靜地說:你知道嗎,我花了四年,才過上了大家眼裡的體面生活。這一路很難,但我從來沒後悔。

我問她,如果當年畢業你就回家,父母也會給你安排這一切,你能在第一年開上車,第一年穩定下來,第一年找到男朋友,跟你現在的生活一糢一樣。這樣想,你不覺得浪費了四年嗎?

她搖搖頭,說,「不啊,這四年,我從一無所有到自給自足,現在有的生活,不是誰給的,是我用雙手打拼出來的。這些年,我明白了如何奮鬥,我知道該怎麼自學,我更看到不同的風景,認識了不一樣的人,這一路的經历,比甚麼都重要啊。」

我摸著頭,可是,這樣累啊?

她喝完面前的咖啡,說,「但我年輕啊,不想讓這輩子就這麼過了,我想讓青春大汗淋灕。何況,天天在家獃著並不比到處闖蕩要舒服,我愛這樣的熱血,這樣才是最好的青春。」

她的話很感動我,這是一個姑娘用最直接的語言,告訴我努力的含義。

她也講出了青春的意義:去大汗淋灕地拼,去義無反顧地搏。她說,青春不是去閑暇懶惰,不是去舒適穩定,相反,是要在一無所有時厚積薄發,是要保持隨時學習的能力,要敢於闖蕩,敢於冒險。

或許這樣不舒服,但誰又說了,追夢的過程,會舒服呢?

我想起和一個朋友的對話,他告訴我:反正人終究一死,既然結局一樣,為甚麼我要拼搏,有甚麼意義?還不如看看電視,睡睡懶覺,就這麼過一輩子多好。

一開始,我無法辯解。

後來,聽完這個姑娘的故事,我找到了答案:

就因為人終究一死,所以更應該去拼搏。如果說人的結局一樣,出生又不能改變,人和人最大的不同,就看你怎麼活。這一路,你經历了甚麼,體驗過甚麼,去過哪些地方,見過甚麼人,在哪跌倒,又在哪爬起。

走過哪些彎路不要緊,重要的,是這一路的風景。這些,能創造出最好的你。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