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沒有誰比誰更容易

生活 hahall


(一)

一輩子活下來,常常是,在最有意思的時候,沒有有意思地過,在最沒意思的時候,想要有意思地過結果卻再也過不出意思。

或者,換一種表述就是,在看不透的時候,好看的人生過得不好看;看透了,想過得好看,可是人生已經沒法看了。

這句話說得并不繞。其實,人生比這個繞多了。

人生就是這樣的一場遊戲:在欲望浮沉中,把生命扔到很遠很遠,最後,隻爲了找到很近很近的那個簡單的自己。

(二)

有一年,到大連旅遊,參觀旅順日俄監獄。印象中,地牢般的監獄,隻有很窄的一方窗戶開在地上,可以看到人世的陽光。

在一孔窗戶周圍,看到一莖綠草,小小的,嫩嫩的,在風中搖曳。我想,這應是在那裏苦難度日的囚犯們,所能見到的全部蓬勃和生機了吧。但是,那麽多的監牢,每一孔窗戶前,會恰好有一粒草的種子落在那裏嗎?會有生命的綠意,落在絕望的人生裏嗎?

那得多麽幸運啊!

而我們的窗外,就有藍天白雲,我們的身邊,就有鮮花綠草,沒有誰囚禁我們,但我們卻囚禁了自己。

常常是,在追不上的時候,才去追;在味道盡去的時候,才想品;在不得已時候,才珍惜得已;在人生的大片美好過到支離破碎後,才去撿拾一些碎片,拼湊美好。

(三)

生活就是一個七天接着一個七天。

不是日子重複導緻了枯燥和無聊,而是你枯燥無聊,把氣撒在了日子的重複上。

其實,都在重複。位高權重的,富可敵國的,沒有誰的日子不是一個七天接着另一個七天。隻不過,當你仰慕誰,就會美化對方的重複,認爲人家重複得有趣味有意義。其實,這一切,都是仰慕的光環散發出的五彩。

重複,賦予每個人的本質和意義都是一樣的。

多重複才算重複呢?你看那些一天到晚打麻将的人,每天面對的就是那一百多張牌,然後,洗牌,碼牌,打牌,和牌。論理說,該盯得頭暈眼花,坐得腰酸腿疼,琢磨得心力交瘁了吧,但嗜打的人從來樂此不疲,沒有一個喊累的,也沒有一個喊重複的。

爲什麽呢?上瘾。

其實,有瘾,才是快樂生活的關鍵。瘾,就是情趣,它會讓每一個日子,像綻開的花朵,一寸一寸陽光踩過的花瓣,無論多重複,都會美得各不相同。

(四)

活得沒滋味的時候,去坐坐北京地鐵,從1号線到15号線,在上班的早高峰。

你一下子就釋然了。當然了,一下子也更崩潰了。

密密麻麻的人,如雨前的蟻,簇擁着,沒有喧鬧,沒有聲響,是令人壓抑的寂靜。幾乎不用走,“嘩”被推上車,“嘩”又被擠下車。就這樣,每天,還未曾上班呢,兩三個小時,先折耗在了路上。無論你蓄了多少激情和活力,也會被日複一日地磨蝕殆盡。關鍵是,還有下班呢,還有一個晚高峰等着呢。

誰比誰活得更容易?

但,即便這樣,一定也有活得幸福的“北漂”。幸福的人生活裏不是沒有不堪和瑣碎,不是沒有疲憊和失望,而是不管生活給了多大的泥淖,也要讓生命拔腿出來,臨清流,吹惠風,也要在心中修籬種菊,怡養内在的優雅和高貴。

幸福是一種自我剝離的能力,以及自我生成的能力。生活中,沒有多少幸福是現成的,有幸福的人,隻是會幸福罷了。

(五)

一個整宿睡得很好的人,會嫉妒一個睡眠質量不怎麽好、甚至半宿還會醒一會兒的人。乍聽,簡直不可思議。再解釋,你就明白了。原來,那個睡得很“好”的人,是靠安定這種鎮靜藥片睡過一個晚上又一個晚上的。

如果不說透,從表面上看,應該是後者羨慕甚至嫉妒前者才是。因爲,前者太好了,好得簡直無與倫比。

生活,有多少是我們看透了本質的。你羨慕的權貴,前呼後擁,看起來那麽風光,可是風光背後有多少痛苦,對方不說,你不會知道;你羨慕的富有,寶馬香車,錦衣玉食,看起來,是那麽榮華,這榮華背後有多少痛苦,對方不說,你不會知道。

也就是說,即便失點眠,你依然是那個睡得很好的人。即便過得平凡而甯靜,你也會赢得别人羨慕。甚至,這裏邊,那些你羨慕着的人也在羨慕你。

只是,你要知道,這個世界沒有一個人願把這種羨慕輕易告訴你。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