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自己的不完美:不要掉進心理問題的陷阱,每一種心理的痛苦都是有意義的

生活 hahall

我們痛苦了,第一反應就是想降低痛苦、逃離痛苦。但是,痛苦本身其實只是一個信號,每一種心理的痛苦都是有意義的。我們可以有無數種方法降低痛苦、逃避痛苦,但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只有一種:直面痛苦,認識痛苦的意義,領悟到問題的來源,並由此成長。

痛苦本身其實只是一個信號,只是告訴我們,問題發生了,我們應該去改變。如果只是一味努力降低痛苦、逃避痛苦,那就是在逃避問題自身,這並不利於心靈的成長。我們痛苦了,第一反應就是想降低痛苦、逃離痛苦。但是,痛苦本身其實只是一個信號,只是告訴我們,問題發生了,我們應該去改變。如果只是一味努力降低痛苦、逃避痛苦,那就是在逃避問題自身,這並不利於心靈的成長。

這和身體疼痛的道理一樣。當我們肚子疼時,醫生經常不建議先服用止痛藥,因為那會讓身體麻木,讓醫生難以探察到底是哪裡的內臟發生了病變,從而無法下手治療。心理痛苦的意義是一樣的。

要分清痛苦與問題,可以想辦法減輕痛苦,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有勇氣去面對問題。

太痛苦常常是因為不了解為什麼痛苦,而太痛苦又直接導致我們逃避痛苦、恐懼痛苦……最後,我們忽略問題自身,迫切地想消除痛苦,因此產生了一系列心理問題。要帶著心理問題去生活,我們必須先改變一些習慣性的錯誤認識,明白痛苦與問題的關係。

陷阱一:“我是天底下最不幸的”

每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問題,並且每個人的心理問題都有大量的“同道”。但人們經常看不到這一點,以為自己的痛苦獨一無二,總是感嘆“為什麼不幸的偏偏是我”,將自己的問題無限擴大,並將它當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用一切資源去糾正它。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有心理問題的人以為自己的問題是洪水猛獸,不敢將它暴露出來,但在封鎖自己的問題的同時也封閉了自己。久而久之,就覺得自己是天底下獨一無二的最不幸的人了。

無論多麼古怪的心理問題,基本都可以找到大量的同類,沒有誰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總有別人和你一樣不幸甚至更不幸。

陷阱二:“痛苦都是因為現在”

一個27歲的女孩寫信說,她只談過一次戀愛,分手後再也不敢談戀愛了,因為“我很怕失去,很怕那種如坐雲端卻頓時墜入谷底的感覺,很害怕”。

無數人在戀愛中分手,但多數人後來又開始了新的戀愛,為什麼這個女孩“很害怕”而不敢再談戀愛呢?

一般來說,這可以回溯到童年。這種不敢再談戀愛的女孩多在童年遭受過嚴重的分離焦慮的傷害。譬如,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離開她很長時間,甚至,父母一方離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這種嚴重的分離焦慮最後化為一種無意識,深埋在她的心底,分手重新喚起了她的無意識,又一次誘發了她嚴重的分離焦慮。於是,她寧願麻木,也不想再有親密關係。

這個27歲的女孩,她的邏輯看似是合理的,因為成年的體驗重複了童年的災難。

但是,如果她能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懼怕和憤怒究竟從何而來,她就會明白,自己的懼怕與憤怒是建立在有限的人生體驗上的,是不合理的。

陷阱三:“用一切辦法減少痛苦”

日本心理學家森田正馬,他提出的“順其自然、為所當為”的森田療法成為治療強迫症、社交恐怖症等心理疾病的一種非常流行、有效的療法,而他自己在讀大學時正是一名嚴重的神經症患者。

國內著名口吃矯正專家平易,他自己以前就是一名嚴重的口吃者。他是在進行自我治療的時候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治療方法。

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現在,我更堅信美國心理學家派克的表述——“逃避問題及其內在痛苦情感的傾向是所有心理疾病的主要原因”。

我們想逃避痛苦,但痛苦背後的問題恰恰是我們的一部分,須臾不可分離,根本逃避不了。所謂的逃避,只不過是運用種種自欺的方式扭曲了我們對問題的認識,從而減少我們的痛苦。我們以為看不到它們了,但其實它們還是我們甩不掉的尾巴。

而那些直面自己的痛苦及痛苦背後的問題的人,每一次痛苦就促進了他們的成長。

陷阱四:“我能控制自己的一切”

我們經常以為,我們能夠控制自己的一切,這種錯誤認識是強迫症、社交恐怖症和口吃等問題產生的直接原因。

一位男青年寫道:

“我是一名步入社會就業已經六年的普通人,但是,我一直希望我能有不平凡的作為!

“主要的問題是,我很多時候都不能集中意志思考自己要思考的問題,往往會在思考的時候走神,這樣一來,我的效率就很低,想向你請教一下:怎樣才能集中意志思考問題?”

一位年輕媽媽說:

“我很愛我的孩子,但我有一次居然產生了想掐死他的念頭。天哪,我怎麼能這麼想,我一定是瘋了。於是,我拼命壓制這個念頭,但它現在出來得越來越頻繁。我現在都不敢抱孩子了,生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這位男青年和這位媽媽的問題有些類似,他們都以為自己能控制自己的一切。男青年偶爾走神,他就認為會嚴重影響自己的追求。年輕媽媽認為愛孩子就絕對不能產生“想掐死孩子”的念頭。

潛意識的特點是,我們越想控制它,就越控制不了,它的活動會越來越頻繁。譬如,那位年輕媽媽拼命想壓下掐死孩子的無意識念頭,這種念頭就會出現得越來越頻繁。

一個人的潛力無限,但一個人的意識能直接控制的範圍卻很有限。我們要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不要總是和潛意識過不去,不必和走神、壞念頭等偶爾出現的問題較真。否則,它們就會成為真正的問題。

陷阱五:“沒有它我就一切OK”

很多時候,當我們把一切焦點放到問題上時,這個問題就會成為我們拒絕成長的一個替罪羊。

譬如,前面提到的斷了一截小手指的大學生,他最後的斷言是“自己的一生就毀在這一截小手指上了” 。

真的是這樣嗎?我們可以作一個最基本的假設,如果他有這一截小手指,那麼他的人生就會一切OK嗎?顯然,答案是否定的。

有些男孩會把個子矮當作替罪羊,於是拒絕成長;有些女孩會把相貌醜當作替罪羊,於是拒絕成長。他們把一切問題都歸罪到自己的某個缺陷上去,經常會幻想“如果……一切OK”。

但是,一些個子同樣矮的男孩、相貌同樣醜的女孩非常有勇氣地去生活,並活得非常成功。一些高大帥氣的男孩和一些美貌的女孩卻同樣找到了各種各樣的替罪羊而拒絕成長。

你最在乎自己的什麼缺陷?好好思考一下,它有沒有成為你的替罪羊?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