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有了天眼,你會為自己吃下去的每一口肉哭的死去活來

生活 hahall

有一次,文殊菩薩示現人身,路過一個屠夫家門,看見有好幾個人正在試圖擒住一頭豬,準備將它宰殺了。那頭豬四處狂奔,無法將其被捆綁住。文殊菩薩於是對屠夫們說:“何必用那麼多人?我殺豬,一人就足夠了。”屠夫聽後,為了省人工錢,立即僱用了他,並讓他第二天過來。

第二天,文殊菩薩仍然示現為昨天的​​人身,來到屠夫家。在殺豬前,文殊菩薩以人名來喊那頭即將被殺的豬。這頭豬立即就答應了,並且馴服地馬上跑過來,傍在文殊菩薩身旁。

屠夫很驚駭,說:“不殺這頭豬!”又讓文殊菩薩殺另一頭豬。文殊菩薩又以另一人名來喊那頭豬,誰知那頭豬也馴服的跑了過來,傍在文殊菩薩的身旁。屠夫又驚駭地說:“不殺這頭豬!”

原來,文殊菩薩先後所喊的名字,就是屠夫父母的名字,所以屠夫都不讓殺。屠夫的父母生前也以殺豬為業,由殺業所感,死後都變成了豬,屠夫凡胎肉眼,不識此豬是此生父母死後所轉之世。

屠夫自此放下了屠刀,改了行,再也不敢做殺生之事了。

《毗奈耶經》中記載,有個人特別疼愛兒子,為兒子造了很多很多業。他臨死的時候,由於放不下兒子,轉生成了自家一頭牛。兒子把它殺了,吃了牛肉。

他死後,又轉生為自家的牛,兒子又把它殺了。他第三次仍轉生為自家的牛,兒子準備殺牠時,舍利子出現在他​​家門口,通過神通觀察,發現牛一直在自言自語:“我已經來兩次了,但都被你殺了。

我最愛的兒子啊,現在你又要殺我,我非常難受,實在是忍不了,但也沒辦法抵抗。”尊者將此告訴了他兒子,後來就把牛放生了。所以,我們平時所吃的肉,很可能是前世的親人。

一般來講,按照《楞伽經》的觀點,我們現在所享用的肉,全部與往昔親人有密切關係,如經云:“我觀眾生,更相噉肉,無非親者。”你吃牛肉的話,這頭牛是你前世的親人;你吃豬肉的話,這頭豬也是你前世的親人。

所以,能不吃肉是最好的,如此功德也不可思議,大家一定要明白這個道理。

梁武帝時,就有一位高僧誌公和尚,他有很大的神通。某次,一個有錢人家有婚事,便請誌公和尚去唸經。他一踏進門口,便嘆息道:

古古怪,怪怪古,孫子娶祖母。

豬羊炕上坐,六親鍋裡煮。

女吃母之肉,子打父皮鼓。

眾人來賀喜,我看真是苦!

原來,這位祖母在臨終時,她拖著孫兒的手,心裡很捨不得。她說:“你們都成家立業,惟獨我這個小孫兒,沒有人照顧。唉!怎麼辦呢?”說完便去世。因此因緣,祖母死後神識便託生到鄰村成為一個女孩,女孩長大後成了孫子的媳婦。

誌公和尚往炕上一看,原來,從前被人宰的豬呀羊呀,現在都回來吃人,抵償宿報,所以便說“豬羊炕上坐”!誌公和尚往菜鍋裡一看,以前專吃豬羊的六親眷屬,現在反而回來受人烹割,在鍋子裡還債,因此便說“六親鍋裡煮”。

在外面,一個女孩子正在吃豬蹄子,吃得津津有味,這隻豬原來是她前世的母親,所以說“女吃母之肉”。誌公和尚再看那些奏音樂的,打鑼鼓、吹喇叭、吹笛子,好不熱鬧!

有個人用力地打鼓,鼓是驢皮造的,而這驢竟然是他前世的父親啊!所以說“子打父皮鼓”。於是,“眾人來賀喜”大家都以為這是喜慶之日,但誌公和尚只嘆息:“我說真是苦!”其實是人以苦為樂呀!

如果我們也能了知真相,還願不願做這些事呢?可能誰都不願意。但由於我們沒有宿命通,而且對因果取捨一無所知,所以做了很多難以描述的蠢事。

添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