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情裡,每個人都是語言學家

生活 hahall

在愛情裡,每個人都是語言學家
“我愛你。"
“不,你只是喜歡我罷了。"她或他哀怨地說。
“愛我嗎?"
“我喜歡你。"她或他略帶歉疚地回答。
在愛情裡,每個人都是語言學家
在所有的近義詞裡,"愛"和"喜歡"似乎被掂量得最多,其間的差別被最鄭重其事地看待 。
這時候男人和女人都成了最一絲不苟的語言學家。
在愛情裡,每個人都是語言學家
也許沒有比"愛"更抽象、更籠統、更歧義、更不可通約的概念了。應該用奧卡姆的剃刀把 這個詞也剃掉。
不許說"愛",要說就說一些比較具體的詞眼,例如"想念"、"需要"、 “尊重"、"憐憫"等等。這樣,事情會簡明得多。
在愛情裡,每個人都是語言學家
怎麼,你非說不可?好吧,既然剃不掉,它就屬於你。你在愛。
愛就是對被愛者懷著一些莫須有的哀憐,做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怕她(他)凍著餓著,擔心她 遇到意外,好好地突然想到她有朝一日死了怎麼辦,輕輕地撫摸她好像她是病人又是易損的 瓷器。
愛就是做被愛者的保護人的沖動,盡管在旁人看來這種保護毫無必要。

添加好友